2022年05月21日 星期六
首頁>理論視野 > 正文

區塊鏈技術驅動下的公民新聞發展

2022-02-21 11:12:42

來源:青年記者2022年2月下   作者:林丹菁 何揚鳴

摘要:——基于Civil的個案研究

  摘  要:公民新聞非專業化生產和非制度化傳播特征造成其內容淺薄化、缺乏獎勵機制和虛假新聞難稽查問題,而區塊鏈技術去中心化、數據可回溯、信息不易篡改等特點為去中心化的新聞生產和打擊虛假新聞提供了條件,或許能助力公民新聞克服缺陷。本文基于對Civil的個案分析發現,區塊鏈可在參與和信任維度突破公民新聞的瓶頸。

  關鍵詞:信任;參與;去中心化;虛假新聞

  目前,區塊鏈融合新聞業的主要成果包括去中心化的生產模式和遏制虛假新聞[1][2][3],而這分別對應公民新聞的優勢和短板:去中心化的生產和虛假新聞的矛盾。由此讓人深思:區塊鏈能否在保留公民新聞去中心化生產的優勢基礎上,克服公民新聞的缺陷?本文將對區塊鏈新聞平臺Civil展開考察,從區塊鏈視角對傳統公民新聞進行反思,Civil新聞平臺是區塊鏈與新聞生產結合的先鋒,其非專業化的生產實踐和非制度化的傳播渠道符合公民新聞特征,為我們考察區塊鏈技術下公民新聞的發展提供了參考。

  公民新聞的特征與問題

  (一)公民新聞的特征

  本文所說的公民新聞具體指公民或者群體(主要指非專業新聞從業人員)通過專門的公民新聞網站、非制度化自媒體、小眾媒體等渠道,積極主動參與事件報道與時事評論的社會活動。[4]

  公民新聞(Citizen journalism)常與公共新聞(Public journalism)概念混淆,也有人對此進行了辨析。同時,與公民新聞相關的另一概念——另類新聞(Alternative journalism)也引起關注,Chris Atton認為,另類新聞是指非專業人員(Ordinary)利用如Twitter、Facebook等另類媒體進行線上播報和評論新聞消息的現象。Atton指出,用另類新聞指代公民新聞更加合適,因為“公民”一詞更加強調政治意義,而此類非專業的媒介實踐深入日常生活中,有著更加廣泛的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背景。[5]Atton等人的分析實際上突出了公民新聞的重要特征:普通人參與+新媒體傳播。在參與主體方面,公民新聞的生產主體往往不是專業新聞人員,具有業余性和自發性,消弭了受眾和專業生產者之間的界限;在傳播渠道方面,公民新聞傳播的主要渠道是非制度化媒體平臺,因此傳播速度快、內容“短平快”,對于突發新聞更敏感。這種非專業化主體和非制度化傳播是公民新聞的特點所在,同時也形成了公民新聞難以為繼的桎梏。

  (二)公民新聞發展的問題

  參與主體非專業性是公民新聞去中心化生產的前提。有學者指出,新聞尋租不僅是道德問題,政治強制因素和媒介管理體制是造成新聞尋租和腐敗問題的原因[6]。相較之下,公民記者是一種自我雇傭(self-employed)式的身份,他們不是專業記者,并不從新聞生產中牟利,非盈利性讓公民記者擺脫了傳統媒體人自我審查意識的束縛,也較少受到政治權力和經濟利益的干擾,因此在報道新聞時擁有更大的自由度。[7]此外,非制度化傳播平臺成為公民新聞的生長土壤。借助自媒體平臺,受眾自主提供公共辯論主題,信息在傳受雙方大量的互動討論中更容易發酵,成為社會普遍關注的議程,實現對社會現象、政府作為、企業經營的集體監督。

  但是,非專業性主體意味著生產的業余性和無償性,而非制度化傳播也隱藏著虛假信息病毒式擴散的風險,這釀就了公民新聞與生俱來的問題:內容淺薄化、缺少制度化獎勵和虛假信息難問責。在內容深度方面,業余人員缺少專業新聞訓練背景,所生產內容缺乏專業深度,造成新聞淺薄化。在激勵制度上,公民記者并不從新聞生產中獲利,對信息的披露更多是建立在社會責任感之上,在缺乏物質激勵的情況下,僅憑責任感難以維持公民進行新聞監督的熱情。在虛假信息方面,信息借助自媒體平臺快速傳播,容易在散播過程中形成輿論,也可能在傳播鏈條中失真而制造大量虛假新聞,難以溯源,虛假新聞成為公民新聞誕生起便來揮之不去的原罪。

  區塊鏈技術下的公民新聞

  面對公民新聞的痛點,區塊鏈技術將如何在保留公民新聞生產優勢的基礎上幫助其克服發展桎梏?下文將以Civil平臺為例,進一步討論該問題。

  (一)Civil平臺介紹與運作模式

  Civil 是一個以報道新聞為主的區塊鏈媒體平臺,2018年9月18日,該平臺正式發行基于以太坊區塊鏈的功能代幣(token),表示平臺與區塊鏈技術連接進一步深化。在創立初期,Civil邀請了BBC、美聯社、衛報等全球知名媒體加入,形成了18個新聞編輯室,新聞編輯室后來也成為Civil運作的基石之一。2020年6月,Civil團隊加入了以太坊區塊鏈開發公司ConsenSys,但其新聞編輯室和主要運行模式不受影響,仍然保持運作。Civil創立的初衷是想為獨立新聞記者創建一個全球性平臺,這個平臺由區塊鏈技術和加密貨幣驅動[8],借助區塊鏈技術保護新聞記者,防止知識審查。由此可見,Civil的創立背景與公民新聞的訴求有相似淵源,都力圖恢復新聞業對社區和公民服務的功能。Civil參與者包括管理人員、新聞制作人(newsmaker)和公民讀者(citizens),其中新聞制作人和公民讀者的身份是交融的,具體運作有以下四個主要部分:

 ?。?)新聞工作室(Newsroom)。新聞工作室負責新聞議題和內容的發布。任何個人或機構都可通過平臺虛擬幣CVL提出成立工作室的申請,平臺參與者也可通過CVL直接點對點對記者、新聞內容或者工作室進行獎勵;(2)平臺登記所(Civil Registry)。登記所相當于一個記錄合格工作室的白名單,只有在登記所中成功注冊的新聞工作室才有資格發布新聞內容;(3)平臺條約(Civil Constitution)。條約對新聞運作過程以及參與者的權利、義務進行了規定,一旦讀者發現工作室違反新聞準則,即可通過平臺幣向登記所發起投票;(4)委員會(Civil Council)。委員會的主要職責是對新聞工作室的成立進行審核,公開審查爭議。

  (二)區塊鏈驅動公民新聞發展

  通過對Civil的考察發現,區塊鏈將在參與和信任兩個維度上解決公民新聞的問題,如下圖所示:

  圖1:區塊鏈技術對公民新聞問題的解決方案

 \

  1.鼓勵專業性內容,解決內容淺薄化問題

  Axel Bruns和Tim Highfield對公民新聞的概念進行了質疑,認為公民新聞中“公民”內涵并不準確,因為公民新聞主體強調非專業新聞從業者,“公民”的使用意味著將專業新聞從業人員從公民之中排除。[9]對此,區塊鏈化解了這一問題——區塊鏈技術在保障普通公眾參與的同時,也將專業記者和機構納入平臺中,鼓勵專業內容生產,解決去中心化和專業性生產之間的矛盾。

  任何人都可以在Civil平臺上發起成立新聞工作室、參與議題投票并對劣質新聞內容發起投票。這種形式下的新聞活動既不是完全業余式生產,也不由專業領域壟斷,而是一種“專業余”(por—am journalism)形式,形成一個由專業人士和愛好者共同組成的新聞生產平臺。因為新聞工作室要獲得更多獎勵,便必須提供具體的新聞議題,進行深入調查后,發布具有深度的高質量報道。那些具備較高新聞素養的人往往能生產更為優質的內容,獲得更多獎勵,以此投入優質新聞的再生產過程。這種對深度內容的獎勵機制一定程度上解決了內容淺薄化的問題,但這種獎勵并未排除普通讀者的生產參與,而是在將他們納入議題決策和內容監督過程的前提之下實現了新聞專業性的回歸。

  2.平臺幣獎勵,提供激勵機制

  隨著市場白熱化,原本以公開透明為標識的社交媒體平臺也將逐漸出現權威化的問題[10],日漸中心化的平臺并不能為使用者帶來真正良好的體驗,例如平臺的活躍用戶最終會成為各種廣告推薦的對象,而用戶卻并未從平臺使用行為中獲利。借助社群媒介勃興的公民新聞也面臨相同的問題:缺少激勵機制,僅靠熱情和責任感如何能夠觸發更多人投入公民新聞?對此,區塊鏈提供的加密經濟便可突破這一瓶頸:在區塊鏈技術上利用虛擬幣將用戶行為變現,讓用戶的每個參與行為都能獲利,如Civil的做法便是讓用戶在主動發布、閱讀、投票等良性行為中獲得代幣獎勵,實現用戶行為的貨幣化。

  CVL是一種數字資產,具有升值空間。Civil用戶使用虛擬幣對優質新聞進行打賞,新聞發布者獲得利潤回饋。另外,作為一種平臺投票權的象征,CVL的使用分配突破傳統用戶付費閱讀模式,讓閱讀者本身也能獲得收益,如閱讀者發現劣質新聞,可以用CVL參與投票決定工作室的去留,一旦工作室被除名,工作室的CVL也會轉入勝出的投票者手中,以此鼓勵用戶負責的監督行為和高質量內容的發布。區塊鏈技術下的新聞生產讓平臺參與者的行為變成可以計量的存在,區塊鏈新聞平臺成為一個生態系統,在這個系統中參與者能因良性行為受到物質激勵,保持生產熱忱。

  3.優化平臺,打擊虛假新聞

  傳統公民新聞依賴非制度化的傳播平臺實現信息即時分享,讓信息更替速度加快,但這容易導致信息失真和原始信息難以溯源,因此Axel Bruns等人認為諸如Twitter等社交化媒體平臺仍舊是新聞線索的發現平臺,而不能成為完全替代新聞報道評論的綜合平臺。[11]借助區塊鏈去中心化、信息可回溯與不可篡改的特點,公民新聞生產平臺得以優化,在保證非制度化傳播優勢的同時,也解決了虛假信息問責難度大的問題。

  在優化非制度化傳播平臺方面,Civil的運作借鑒了眾籌新聞模式,但是基于區塊鏈的Civil還具備與傳統眾籌不同的特征。去中心化的機制使公眾可以直接將資金與新聞發起人對接,不需要第三方眾籌機構背書,且每一筆交易資金去向可回溯、不可篡改,克服傳統眾籌模式當中可能存在的虛假炒作、資金流向被控等市場風險。在這一過程中,新聞生產者的資金直接來自受眾,不受媒介機構制約和股東的新聞導向控制,既實現了平臺透明化運作,又延續了公民新聞一定程度上擺脫政治、資金和媒介內部機構宰制的特征。

  在信息追查方面,新聞內容一旦經過驗證發布,便分布式地存儲于各個節點,并且加蓋時間戳,留下不可篡改的痕跡。這不僅有利于新聞作品版權保護,而且任何在轉載過程中的篡改都會被發現并記錄在各節點,經過溯源便可發現虛假信息的源頭,對發布和傳播虛假新聞的問責更為容易。虛假新聞的產生受到各種因素影響,區塊鏈仍不可能完全排除虛假新聞,但CVL獎勵機制鼓勵參與者積極查處假新聞,技術追查又提高了傳播假新聞的成本,將在一定程度上遏制虛假新聞。

  結  語

  區塊鏈在參與和信任維度上彌補了公民新聞的問題,由此也為我們展望區塊鏈融合新聞業的前景提供了視野。隨著技術迭代,新聞業面臨著大數據、區塊鏈和人工智能等技術帶來的挑戰,也帶來新聞需求、供給和觀念上的變化。就公民新聞而言,讀者在深度參與新聞生產的同時還要求擁有優質內容、將閱讀行為變現和獲取真實可靠的信息??傊?,后真相時代語境下,新聞行業內部的一套操作規范隔離受眾和記者,新聞無法獲得信任,新聞理念除了要向參與轉向[12],還需對虛假信息過濾和新聞稽查負責任,這不僅是公民新聞發展的需要,而且是后真相時代人們普遍的新聞訴求。

  雖然區塊鏈技術為公民新聞克服先天缺陷提供了條件,但同時也應該注意到,要進一步深化公民新聞的力量,前提之一便是推廣區塊鏈技術,只有實現區塊鏈與新聞業的初步融合,才能深化公民新聞實踐。而作為一項正在發展中的技術,區塊鏈要在新聞業落地還存在許多推廣和安全的壁壘。

  首先,是區塊鏈的推廣難題還有待解決。去中心化運作機制和共識機制之間的矛盾一直是區塊鏈推廣面臨的難點,去中心化程度越高,共識機制效率越低,兩者之間的兩全問題可能成為落實區塊鏈融合公民新聞的障礙。其次,早期互聯網發展過程當中面臨著的數字鴻溝問題同樣轉移到區塊鏈上?;趨^塊鏈技術的公民新聞生產需要參與者掌握一定平臺操作能力和區塊鏈知識,新聞生產過程可能還是優先掌握在特定的區塊鏈技術精英群體的手中。最后,技術安全隱患不可回避。區塊鏈技術雖然具有高度穩定性,但是也不能完全排除安全隱患,政策法規的制定要落后于技術更新速度,目前對于基于區塊鏈技術的數字資產管理安全問題的相關規范還不甚完善,還無法為這類智慧資產的安全提供完善的制度保障,也可能由此衍生炒幣等不法現象。

  參考文獻:

  [1]孫發勤,馮銳.區塊鏈技術賦能下網絡假新聞的治理[J].青年記者,2020(32):4-5.

  [2]鄧建國.新聞=真相?區塊鏈技術與新聞業的未來[J].新聞記者,2018(5):83-90.

  [3]李華君,張智鵬.區塊鏈技術背景下傳媒產業的新現象、新特征與新趨勢[J].寧夏社會科學,2018(6):235-239.

  [4]申金霞.自媒體時代的公民新聞[M].北京: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2013:11.

  [5]Atton C,Alternative and citizen journalism[M],in Karin Wahl-Jorgensen & Thomas Hanitzsch,The handbook of journalism studies,New York: Taylor & Francis Inc.,2009,p. 265-278.

  [6]王博.“新聞尋租”何以成為“常規行為”——從制度經濟學視角解讀新聞尋租[J].蘭州學刊,2008(12):167-169.

  [7]吳果中,謝婷婷.從公民新聞到眾籌新聞:新聞生產“專業化”和“參與式”兩個維度的博弈[J].湖南師范大學社會科學學報,2016(2):147-153.

  [8]張建中,馬修?英格拉姆.區塊鏈新聞平臺Civil的運作機制[J].青年記者,2018(25):88-89.

  [9]Bruns A, Highfield T, Lind R A.,Blogs, Twitter, and breaking news: The produsage of citizen Journalism[M].in Rebecca Ann Lind.,Produsing theory in a digital world: The intersection of audiences and production in contemporary theory, New York : Peter Lang,2012.p.4

  [10]張仲騏.媒體產業之用戶聚合系統初探:基于區塊鏈之概念性架構[D].臺灣“國立中央”大學,2018:12.

  [11]Bruns A, Highfield T, Lind R A.,Blogs, Twitter, and breaking news: The produsage of citizen Journalism [M],in Rebecca Ann Lind.,Produsing theory in a digital world: The intersection of audiences and production in contemporary theory, New York : Peter Lang,2012.p.13

  [12] 王建峰.客觀性新聞的現實困境及理念轉向[J].國外社會科學,2021(04):106-115.

  (林丹菁:浙江大學傳媒與國際文化學院博士研究生;何揚鳴:浙大寧波理工學院傳媒與設計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來源:青年記者2022年2月下

編輯:范君

激情五月婷婷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