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14日 星期六
首頁>傳媒教育 > 正文

新文科背景下新聞傳播學一流專業建設探索

2022-04-07 04:33:27

來源:青年記者2022年4月上   作者:韋路

摘要:專業優化、課程提質、模式創新是新文科建設的“三大抓手”,也是新聞傳播學一流專業建設的關鍵路徑。

  摘  要:專業優化、課程提質、模式創新是新文科建設的“三大抓手”,也是新聞傳播學一流專業建設的關鍵路徑。本文以浙江大學傳媒與國際文化學院的探索為例,探討了如何通過凝練學科特色、優化專業結構、布局專業方向實現專業優化,如何通過重構課程體系、打造系列金課、探索專業思政進行課程提質,如何通過教學模式、培養模式和評價模式改革探索模式創新。

  關鍵詞:新文科建設;新聞傳播學;一流專業建設

  新文科建設理念自2018年被提出以來,已經成為中國高等文科教育發展的風向標。如教育部高教司司長吳巖所說,新文科建設有“三大抓手”。一是專業優化,夯實基礎學科,發展新興專業,推進學科交叉融合;二是課程提質,強化價值引領、提升學術內涵、豐富形式載體、創新方法手段;三是模式創新,遵循文科發展規律,探索“雙學位”“主輔修”“微專業”等復合型人才培養模式,構建跨院校、跨專業、跨行業、跨國界的協同育人機制。

  2019年4月,教育部辦公廳發布了《關于實施一流本科專業建設“雙萬計劃”的通知》,計劃在2019-2021年間,設1萬個左右國家級一流本科專業建設點和1萬個左右省級一流本科專業建設點。“雙萬計劃”的戰略目標是全面振興本科教育,提高高校人才培養能力,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隨著一流專業建設點遴選工作接近尾聲,下一個重要任務就是如何將這“雙萬”專業真正建設成為一流專業,為黨和國家各項事業發展培養優秀人才。對于新聞傳播學類專業來說,新文科建設的“三大抓手”也是一流專業建設的關鍵路徑。

  在全院師生的共同努力和社會各界的大力支持下,浙江大學傳媒與國際文化學院(以下簡稱“浙大傳媒學院”)的兩個本科專業全部入選國家級一流專業建設點。圍繞新文科建設的“三大抓手”,浙大傳媒學院順應大局大勢,對接國家需求,因地制宜地進行了一些探索。

  專業優化

  浙大傳媒學院以培養具有寬廣的文化與科學基礎、扎實的專業理論知識、高超的傳媒實踐技能、卓越的創新創業能力,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具有全球競爭力的高素質傳媒創新人才和領導者為目標,結合現有專業的實際情況,對學科特色進行凝練,對專業結構進行優化,對專業方向進行布局。

  (一)凝練學科特色。學科特色是任何一個學院各項事業發展的首要前提。沒有學科特色的學院,難以在日益內卷的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甚至難以生存和發展。結合全球大勢、國家大局、區域發展、浙江優勢、浙大特色和學院稟賦,學院明確了“數字全球溝通”的特色學科發展方向?,F代知識、學科和專業,是工業社會印刷文明的產物,因應著統一化、標準化、類別化的社會實踐,已不能適應物聯網、信息網、社會網融為一體的數字時代。以數字和智能技術所融合的媒介,將徹底改變原有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文化交往關系,重新構造人的感知和生活方式,造就新的世代,創造新的文明,人類面臨前所未有的新挑戰和新機遇。研究以數字為核心的多技術跨界融合溝通,創新學科,開拓新域,引領研究,培育人才,服務國家,是新文科建設的應有之義,也是浙大傳媒學院的使命擔當。學院致力于在“數字全球溝通”這一大方向之下,圍繞數字新聞、數字溝通、數字文化三個具體方向,努力提出新概念、新理論、新思想、新范式,為構建中國特色新聞傳播學學科體系、學術體系和話語體系貢獻浙大智慧,提供浙大方案。

  (二)優化專業結構。當前,新聞傳播學下設5個基本專業和5個特設專業的結構反映了新聞傳播學的傳統領域和時代變化,有其合理性,也存在一些問題。例如,專業層次不清晰,有些專業范圍較廣,有些較窄;邏輯關系不明確,有些是并列關系,有些是包含關系,有些是交叉關系;設置標準不統一,有些按媒體類型分,有些按實踐領域分。當然,教育部的專業目錄并不意味著某一高校要開設所有這些專業。恰恰相反,隨著時代的變遷和行業的發展,高校需要根據自身特色探索“大專業、小方向”的專業設置路徑,對各自專業結構進行優化調整。秉持這一原則,浙大傳媒學院將原有的新聞學、廣播電視學、廣告學、漢語國際教育等四個專業調整為新聞學和傳播學兩個專業,一方面解決了前述新聞傳播學類專業設置存在的諸多問題,另一方面也解決了長期以來專業設置與學科設置的錯位問題,使新聞傳播學的專業設置與一級學科之下的兩個二級學科完全對應,真正實現專業建設與學科建設協調發展,促進本科專業建設與隊伍建設、科學研究、社會服務的良性互動。

  (三)布局專業方向。根據全球傳媒行業的發展趨勢和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戰略需求,學院在兩大專業之下設置了若干特色方向。具體來說,在新聞學專業下設融合新聞和國際新聞兩個方向。融合新聞方向培養媒體融合時代會使善用“十八般兵器”的全媒化復合型新聞傳播人才。國際新聞方向主動服務國家對外開放戰略和“一帶一路”倡議,培養新時代國際新聞傳播“預備隊”和“后備軍”。在傳播學專業下設視聽傳播、策略傳播和跨文化傳播三個方向。視聽傳播方向培養移動互聯網時代掌握音視頻生產和傳播技能、藝術和倫理的內容產業領袖人才。策略傳播方向培養善于溝通和說服的廣告、公關、營銷、策劃等公共傳播領袖人才??缥幕瘋鞑シ较蛑劢嬋祟惷\共同體的國家戰略需求,培養精通跨文化交流理論和實踐的全球傳播領袖人才。這五個方向都是學院針對自身資源稟賦和辦學特色,響應新時代社會發展和國家需求作出的策略選擇,既體現了新聞傳播教育心懷“國之大者”的初心和使命,也解決了專業設置的邏輯層次問題,有利于未來更加靈活主動地適應不斷變動的時代需求。

  課程提質

  課堂是教育教學的主渠道、主陣地。如果把專業建設比作高樓大廈,課程就是四梁八柱。再好的專業理念、專業結構和專業方向都要靠課程才能變為現實。學院在專業優化的基礎上,重構課程體系,打造系列金課,探索專業思政,通過課程提質不斷夯實專業建設的根基。

  (一)重構課程體系。針對以往新聞傳播學類專業課程體系存在的相對狹窄、隨意、封閉等問題,學院在專業結構調整的基礎上,對各專業課程體系進行了重構,以凸顯新聞傳播學專業課程體系應該具備的全人性、系統性和交叉性等特征。全人性方面,通過設置“中華傳統”“世界文明”“當代中國”“科技創新”“文藝審美”“生命關懷”“博雅技藝”等7大類通識課程,保障學生全人教育。系統性方面,建構通識課程、基礎課程、專業課程、交叉課程有機融合的課程體系。其中,基礎課程包括馬克思主義新聞觀、基礎寫作、公共演講和社會科學研究方法,為兩大專業所有學生必修,旨在夯實學生基本素養;專業課程包括各專業必修課程和各方向特色課程,旨在繪制系統的專業知識版圖,形成完備的專業知識結構。交叉性方面,通過提供相關學科,特別是信息學科的選修課程,建立“傳媒+信息”的交叉培養課程體系,使學生同時具備新聞傳播和信息技術的專業知識和技能。這樣的課程設置,充分體現了“大專業、小方向”的優勢,不僅夯實了通識底蘊和專業基礎,有利于學生全面發展,而且培養了學生專長,有利于形成特色優勢。

  (二)打造系列金課。如果說專業優化的目的是建設“金專”,那么課程提質的目標就是打造“金課”。“金專”和“金課”都是新文科建設的重要內容。“金專”有“雙萬計劃”,“金課”同樣也有“雙萬計劃”,即一流課程建設“雙萬計劃”,建設1萬門左右國家級一流課程和1萬門左右省級一流課程。一流課程種類豐富,包括線上一流課程、線下一流課程、線上線下混合式一流課程、社會實踐一流課程、虛擬仿真實驗教學一流課程等。因此,近年來,各大新聞傳播學院都在積極申報一流課程建設“雙萬計劃”,充分利用信息技術,打造與時俱進的新聞傳播金課。當然,比入選一流課程計劃更重要的是真正提升課程質量。曾幾何時,新聞傳播學專業的不少課程被學生貼上“水課”的標簽:課程好混,績點好拿。要提升課程質量,就要真正以學生成長為中心,合理提高課程難度,增加作業強度,苦其心志,勞其筋骨,要學生跳一跳才能觸及目標,而不能輕輕松松、舒舒服服、嘻嘻哈哈就拿A。事實證明,我們身邊真正受到學生尊敬和喜愛的老師,既不是“放水”送分的老師,也不是只會講段子逗學生開心的老師,而是愿意投入時間和精力,帶領學生完成極具挑戰性的知識旅行的老師。

  (三)探索專業思政。思想政治教育是新聞傳播學專業建設的重中之重。在以復旦大學為代表的新聞傳播學“課程思政”探索的基礎上,學院致力于建構黨建、課程和實踐“三位一體”的專業思政教育體系。該體系首先以新聞傳播學專業核心主干課程為基礎,圍繞“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教育,在“新聞采訪與報道”“新聞評論”“媒體融合”“跨文化傳播”“廣播電視學”“紀錄片創作研究”等專業課程中進一步拓寬“課程思政”的內涵和外延,把專業知識與思政內容、理論教學與實踐培訓、課堂學習與課外輔導、校內平臺與校外實訓、線上教學與線下輔導相結合,形成“課程思政”課程群。以此為起點,將課程思政模式推廣至兩個本科專業的所有課程,實現專業課程思政化的全覆蓋。更重要的是,思政教育不僅限于課程,還延伸至新聞傳播人才培養的全過程,包括始業教育、社會實踐、專業實習、畢業設計,甚至校友終身教育,實現全流程、全周期、全生涯的新聞傳播專業思政教育的全閉環。如果說思政課程是點,課程思政是線,那么專業思政就是面。只有連點成線,聚線成面,才能筑牢立德樹人的思政教育體系。

  模式創新

  包括新文科建設在內的“四新”建設,是新時代高等教育在危機中育新機、于變局中開新局的重大改革,是建設高等教育“質量中國”的戰略一招、關鍵一招、創新一招。深化教育體制改革,推動中國高等教育高質量、內涵式發展,模式創新是最有空間和潛力的。改革教學模式、培養模式和評價模式是探索模式創新的主要路徑。

  (一)教學模式創新。疫情挑戰和技術發展倒逼新聞傳播教學模式的迭代升級。一個重要趨勢就是從線下教學向線上線下融合式教學發展。這一轉變需要實現四個方面的結合:1.教學理念上做到教與學相結合,一方面通過線上教學資源幫助學生更有效地掌握知識點,另一方面鼓勵學生將掌握的知識向全班講授,并結合典型案例和最新文獻分享自己的心得與思考;2.教學目的上做到學與研相結合,一方面要求學生認真學習教學視頻和文獻資源,另一方面鼓勵學生通過研究性作業,進行更加深入的研讀和思考,利用學到的理論和知識,解決課程所關注的重要問題;3.教學環境上做到線上與線下相結合,根據學生的學習規律,將慕課視頻、文獻、討論、測驗等線上環節,與課堂講授、分組討論、期末作業等線下環節有機融合,以實現1+1>2的效果;4.教學內容上做到理論與實踐相結合,除了向學生介紹基本知識和理論之外,還鼓勵學生結合國家需求和社會熱點進行實踐,盡可能地把枯燥的理論應用到火熱的現實生活中,知行合一,學以致用。

  (二)培養模式創新。探索“四個課堂”的協同育人機制。第一課堂即校內課堂,整合學校、學院、社團等校內平臺資源,網格化打造跨學科、跨專業、跨功能、跨媒體的校內實踐平臺,讓學生不出校園就能進行專業化的全媒體實踐。第二課堂即省內課堂,以部校共建為抓手,與浙江日報報業集團、浙江廣播電視集團、省內各市縣媒體等共建人才培養基地,與浙江日報合作的“同走新聞路·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大型融媒體報道榮獲中國新聞獎。第三課堂即國內課堂,與中央主流媒體和相關國家部委聯合培養卓越新聞傳播人才,多位學生參加中宣部、教育部組織的重大主題采訪,長篇報道在《人民日報》《經濟日報》刊登。第四課堂即海外課堂,連續多年組織學生赴阿聯酋進行國際傳播實踐,得到阿聯酋通訊社、人民網、新華社等國家級媒體近100次報道,實踐案例得到教育部專題報道,團隊入選浙江省社會實踐重點團隊。通過“四個課堂”,打通全界別鏈條、全過程鏈條、全場景鏈條和全國別鏈條,建構兼總條貫、多維融通的新聞傳播教育協同育人體系。

  (三)評價模式創新。推進一流專業建設,教育評價改革是“牛鼻子”。評價標準是指揮棒,標準往哪里指,師生的勁就往哪里使。針對唯分數、唯升學、唯文憑、唯論文、唯帽子的頑瘴痼疾,學院也進行了一些探索。例如,“傳播思想史”課程的主講教師肖劍以策展的方式對學生的學習效果進行評價,帶領學生共同策劃和舉辦了“暗盒與媒介史”展覽。在老師的指導下,學生們用了近半個學期的時間準備,花了整整兩天時間布展,通過對普通的紙箱進行組合、拼接、破壞、重構,融合傳媒、藝術與科技,注入創意和靈感,讓新舊媒介在小小的紙盒里不斷互動擦出新的火花,也傳達了“千禧一代”對于媒介發展與社會變遷的思考和感悟。這一富有創造性和想象力的期末作業,不僅激發了學生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也是對學生課程學習效果的一次過程性、增值性、綜合性、成果性檢驗。因此,教育者們要更多地從學習側出發,以學生成長為中心,探索更加多元、系統、科學的學生評價體系。同時,學生如何評價課程和老師也是一個挑戰。我們的探索是,既通過教務平臺獲取學生對課程的標準化打分,也采用開放式網絡問卷收集學生對課程的具體意見和建議,這種量化和質化并舉的方式有助于更加科學合理地進行教育教學評價,也有利于教師更加準確地了解學生反饋,更有針對性地改進提升。

  最后,專業優化、課程提質、模式創新這三大抓手要抓得住,還必須提供強大的人才隊伍支撐。學院圍繞“數字全球溝通”優勢特色學科方向,實施強師計劃,加大優秀人才引育力度,建設享譽國際的師資團隊。一是加大高端人才引育力度,匯聚一批領軍學者和青年才俊。近年來,黃旦、杜駿飛、方興東等高層次人才和20余名青年人才先后加盟學院,范志忠、洪宇等教師入選國家級人才計劃。二是優化理論人才和實踐人才隊伍結構,通過傳媒藝術實踐類“百人計劃”成功引進2名優秀青年實踐人才。推動學院與浙江日報報業集團、浙江廣播電視集團的人員互聘交流工作制度化、常態化,聘任優秀媒體人掛職學院副院長。通過卓越記者駐校計劃等項目聘請業界專家擔任兼任老師,助力傳媒實務教學。三是營造良好的人才成長環境,構建充滿活力的人才發展生態。進一步優化學院考核機制,實施分類評價,對教學科研并重崗、科研團隊崗、社會服務崗教師分別設置評價辦法,實現人盡其才;探索綜合評價,著力推行以師德師風、教學、科研、社會服務等綜合貢獻為基礎的職稱評定和績效獎勵機制;堅持貢獻評價,不固化標準,不拘泥形式,鼓勵教師以各種方式為立德樹人、學科建設和國家發展作出貢獻。

  【本文為教育部首批新文科研究與改革實踐項目“政產學研協同培育卓越新聞傳播人才的機制創新與實踐”(編號:2021090045)成果】

  (作者為浙江大學傳媒與國際文化學院院長、教授,本刊學術顧問)

來源:青年記者2022年4月上

編輯:范君

激情五月婷婷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