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6月28日 星期二
首頁>青記微評 > 正文

信息過載的世界幾乎沒有贏家

2022-05-20 13:33:48

來源:《青年記者》公眾號   作者:張燦燦

摘要:信息一旦超出合理的量,或者沒能以正確的方式傳播,也許就會失去它們本身解疑釋惑的意義,反而影響公眾的理性客觀判斷,增加受眾的心理負擔。

  擁有更多知識,就擁有更高辨別力,就更能在海量信息中找到精準幫助自己認知世界的東西,繼而比別人更順利地完成工作、改善生活。這一向被認為是在信息過載世界里遠離焦慮的黃金法則,然而在兩年多的疫情及其催生的新網絡生態下,這個結論越發像個偽命題。

  在上海疫情的信息狂流中,“地主家也沒有余糧”。散落在社交網絡的故事中,一些帶著惹眼標簽的真實段子自帶流量,流傳甚廣——家住每平方米均價20萬元的500平方米豪宅的百億女富豪被曝在群里搶面包,金融業界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人物在微信群里找被人拿錯的老母雞,專門研究古生物的年輕有為網紅教授公開發問“土豆發芽還能不能吃”。在封控環境下,人們似乎抹平了身份地位、知識水平、環境的差異,達到了某種意義上的平等,都為生存和活著而努力,而且搶菜面前無專家,唯手速快者勝。

  即使身處低風險地區,絕大部分人也深陷信息洪流,難辨真假、易信謠言,在感動和憤怒的故事里反復橫跳,鮮有理性認知存留。這種情況被世界衛生組織稱為“信息疫情”,指當健康災害來臨時,過多的信息(包括正確的、錯誤的或虛假的信息)反而會導致人們難以發現值得信任的信息來源,并且不知道要如何獨立處理這些信息。封控信息的不對稱讓很多馳援疫區的蔬菜和食品堵在半路甚至爛在車里,而網絡信息的不對稱也掀動了一波又一波的情緒失序,對公眾的傷害可能在不可見的細微處,但不良后果可能在未來十年甚至幾十年綿綿不休。

  疫情最大的挑戰在于,將曾經鮮少聯絡、鮮有交集的政府部門牢牢綁定在一起,牽一發而動全身,由疫情防控指揮小組聯合統一行動。但除了疫情信息可以很容易通過權威渠道獲取,其他各類信息在網絡上魚龍混雜、泥沙俱下,官方發布信息和民間謠言及真相都需要海里撈針。特別是硬新聞軟報道的方式,更讓喧囂四起。正如那條本來該登上民生新聞頭條的女子打賞騎手被網暴自殺案,藏身眾多謠言和新聞中,被埋葬了自身重要的新聞價值。

  疫情信息發布的套路化,正面抗疫宣傳的同質化,新聞核查的落后與缺位,辟謠信息的遲到、無力與被動,著眼全局的宏觀報道嚴重匱乏等,都讓陷入信息過載的網友招架無力。事實上,在前期無盡的負面信息涌向大眾后,以新聞熱點慣常的生命期限,不出半個月,人們就會適應負面信息的存在,留下的僅是一句類似“××不行”的印象型評價。置身疫區外的局外人尚且如此,更不要提身處輿論中心、正深受困擾的當地居民,后者更難保持理性。信息一旦超出合理的量,或者沒能以正確的方式傳播,也許就會失去它們本身解疑釋惑的意義,反而影響公眾的理性客觀判斷,增加受眾的心理負擔。

  如今網上時興教人如何應對信息過載、如何識別真假信息、如何在紛亂的網絡世界里做好降噪專注自身心理建設。這個傾向似乎在告訴人們——網上獲知信息如同海上沖浪,只能自己做好防護,而無法寄希望于其他。但這一邏輯的基礎忽視了網絡世界構建并非自發、無序的。在理想的信息網絡中,人們不必做信息的高超處理者,不必做各類知識的集大成者,也可以安全地徜徉網絡,不致因缺少信息在現實生活中難以為繼。作為基礎生活、基本社會運轉的信息供給,應如同傻瓜機,一鍵即得。而如果要逼迫大家一定人人成為信息搜集解析專家的話,問題一定不在普通人。

  面對疫情,目標是動態清零;而獲取信息,我們卻不知目標為何,或許是想獲得最有利的內容,但從謠言到真相,兜兜轉轉仍然沒有獲得感。除了能賺流量費的人,在信息過載的世界里,似乎沒有贏家。

 ?。ㄗ髡邽闄z察日報記者)

  【文章刊于《青年記者》2022年第9期】

  本文引用格式參考:

  張燦燦.信息過載的世界幾乎沒有贏家[J].青年記者,2022(09):111.

來源:《青年記者》公眾號

編輯:小青

激情五月婷婷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