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05月25日 星期三
    首頁>青記微評 > 正文

    青記觀察丨智媒時代自動化新聞生產倫理的挑戰與應對

    2021-12-07 08:39:08

    來源:《青年記者》公眾號   作者:謝夢君 張 燕

    摘要:自動化新聞生產模式提升了新聞生產效率,但也引發了個體隱私泄露、價值導向偏移以及算法“透明度”不足等倫理問題,制約著新聞傳播生態的構建。

      智能技術的運用正重構新聞生產模式,引發了關于用“寫稿機器人”替代記者的技術革命。然而,自動化模式在提高新聞生產效率的同時也裹挾了諸多倫理問題,制約著自動化新聞的價值實現,急需引起關注。

      智媒時代的自動化新聞生產

      自動化新聞,是指通過計算機算法工具,進行自動新聞生產、推送并實現商業化運營的系統。[1]美國學者馬特·卡爾森認為,自動化新聞是在沒有或有限的人類干預下,由預先設定的程序將數據轉化為新聞文本的自動算法過程。[2]在智媒時代,算法技術的深度嵌入使新聞生產過程逐漸走向自動化,投向市場的寫稿機器人應用變得愈加常見。如,騰訊公司的新聞寫作機器人“Dreamwriter”,新華社開發的“快筆小新”寫作程序等,都引起了業界不小的反響。

      目前,自動化新聞主要是以“寫稿機器人”(稿件自動生成軟件)為寫作主體,通過對國內主流寫稿機器人的分析,發現其運行程序和步驟表現出一定的共同性:(1)采集撰寫新聞稿件所需的相關數據信息。利用傳感器技術實現數據提取與挖掘,以獲得新聞生產的所需內容。(2)進行數據結構化處理和分析,把握數據信息的特征和規律以確立選題。(3)判定新聞價值,提煉報道選題。通過深度分析相關數據間的內在關聯,算法程序會針對性地生成創作意見,判定此類內容的價值并提煉和完善報道選題。(4)運用算法,套用固定模板生產規范的新聞稿件。(5)對自動生產的新聞稿件潤色處理,旨在提升新聞內容的通達性。

      寫作機器人推動了生產主體由記者向機器程序的變革,也加快了新聞生產的速度和效率。高速的計算加上預先設置的模板,使得自動化新聞幾乎實現同步分發和傳播。在新聞內容的采集上,原有的采編原則被打破,實地采訪獲取素材轉向于依托算法技術數據抓取進行新聞內容加工和生產,降低了新聞的生產成本。

      智媒時代新聞自動化生產面臨的倫理挑戰

      (一)數據過度采集引發個體隱私泄露風險。自動化生產的首要環節是采集撰寫新聞稿件所需數據。其中,自動化采集程序會采集大量個人用戶數據。在當下,用戶個體的信息數據近乎處于“裸奔”狀態,其數據隱私面臨著嚴重的泄露風險。在此過程中所提取的數據不僅包括用戶的年齡、職業、性別、生活水平等基本信息,還包括點開新聞的時長等媒介行為數據。事實上,用戶個體的每一次選擇和瀏覽,都可能被采集作為新聞生產的基本線索。數據的過度采集導致人們的隱私信息幾乎處于被“監控”狀態,隨時都可能被采集程序所捕捉,許多用戶可能在無形中被侵權。

      (二)算法無序運行加劇新聞價值導向偏移。算法新聞還將使得新聞價值導向產生偏移,主要表現在:一是新聞的虛假性問題。在算法本身有錯或攜帶偏見時,寫作機器人有可能生產出失實的新聞。正如新浪科技指出的,一款由某組織開發的自動化寫作程序可根據情境信息創造出非常逼真的“虛假新聞”。[3]此外,某些利用虛擬現實對新聞現場的復制也會存在偏差,提供的是“偽真實”的新聞現場感。二是新聞的低俗化傾向。在“流量為王”理念的影響下,判定新聞價值的標準被異化為量化的“點擊率”。某些媒體平臺為追求高點擊率,會利用個性化推送“吸引眼球”的內容來迎合用戶的獵奇心理,并固化其對“低級趣味”新聞的偏好。此外,基于算法的寫作機器人又會根據人們“虛假”的偏好去采集建立在偏見上的用戶畫像數據,使得用戶接觸低俗信息的概率增加,造成“內容下降的螺旋”現象。[4]三是新聞的人文性缺失。機器人寫作依賴于缺乏人文底蘊的算法程序,常機械地套用模板進行新聞生產,其最終的新聞作品多表現出沒有溫度、人文關懷欠缺等不足,較難引起情感共鳴或代入感。[5]如今日頭條的“Xiaomingbot”生產的體育稿件就很難讓公眾充分感受到現場比賽激烈程度、精神面貌等狀態。

      (三)算法黑箱隱匿新聞生產的透明度問題。新聞生產的透明度指“新聞行業內外人士都有機會能夠監督、檢查、批評報道過程的途徑”[6],涉及信息透明、理念透明和程序透明,其目的在于讓公眾清楚地了解新聞生產全過程?;谒惴ǖ淖詣踊a過程有時如同一個人無法識別的“黑箱”。公眾并不了解智能語音識別技術的處理過程以及算法如何對個體信息進行分析等。算法黑箱首先剝離了用戶對數據信息應用的知情權,人們對采集于己的數據信息涉及程度、頻率、時間、用途等并不了解。這種信息不對稱將加劇用戶與數據使用者之間“知識和決策權力的不平衡”。在理念透明上,算法新聞會受到算法設計者的價值觀、社會環境和技術缺陷等影響,隱匿著大量算法偏見,具有一定的迷惑性。在程序透明上,技術壁壘的存在使得多數普通受眾難以理解算法運行規則和過程,無法對其生產決策過程進行監督和干預,也難以對輸出結果的合法性進行認定。

      應對新聞自動化生產倫理挑戰的可能路徑

      (一)廓清寫作機器人應用的倫理責任。寫作機器人遵循的依然是人的主體價值和意志,這決定了任何人工智能產品的責任主體都是人而非程序或機器。因此,人必然要承擔起由此所引發的各種倫理問題責任,包括平臺錯誤或有害的價值觀導向責任、技術運行監管缺失責任等等。[7]對此,新興聚合平臺應當積極調適社會價值觀,摒除商業利益絕對優先的價值導向,并落實相應信息管理的主體責任,有力規范平臺行為。相關從業人員應當積極厘清其應盡的媒介責任和社會職責,以責任擔當作為新聞生產的基本準則,并以適切方式移植和注入寫作機器人的新聞生產過程中。

      (二)注重自動化新聞生產的頂層設計。首先,制訂寫作機器人應用的行業規范,旨在從行業內部對主體行為進行管理和監督?;谒惴ǖ膶懽鞒绦蜻\作參與新聞生產應當參照其他行業確立起標準化、合秩序、針對性的行業規范。其次,健全寫作機器人應用的法律法規。自動化新聞相關立法建設的滯后存在倫理安全隱患,應當健全寫作機器人應用的法律法規。如可參照歐盟頒布的《通用數據保護條例》,明確用戶對個人數據使用所享有的“知情權”。在當下,由寫作機器人引發的著作權、隱私權、虛假新聞等亂象需要從法律層面進行整治,包括針對具體的問題進行立法,或者為人工智能的技術應用建立法律法規,加速人工智能技術應用立法。

      (三)構建人機合作的“新聞把關”機制。作為人機聯姻中的主體,新聞記者應當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以彌補算法寫作程序的不足,構建起人機合作的“新聞把關”機制。在傳播學中,“把關”的核心意義在于合理控制信息資源傳播的渠道,使只有符合規范或者“把關人”價值標準的內容才能順利傳播。具體而言,記者或編輯應當強化個體的“把關人”意識,全面加強對新聞選題、選材和導向方面的人工審核。如,在新聞生產的選題上進行提前性的預審核;在輿論導向上,應堅持與社會發展正確的主流輿論保持一致,積極發揮新聞的引導作用;加強數據審查,核實信源,以保障新聞報道的客觀性,避免制作錯誤資訊誤導公眾。

      (四)提升寫作機器人應用的技術水平。應對算法新聞的倫理挑戰,還需提升寫作機器人應用的技術水平。一是提升算法透明,縮小算法知溝。例如,優化技術面向公眾設計實施必要的算法披露和信息公開,以增強算法新聞生產的可解釋性和用戶對算法新聞的可理解性。在算法設計中增加決策說明的模塊,向用戶解釋算法運算和決策過程。算法程序在采集用戶信息前需以“授權”方式征求用戶同意,并公開用戶生成畫像的要素及其標簽,及時賦予用戶修正偏見的權利。二是改進算法程序,增強算法新聞的道德性和人文性。在進行算法設計時,可以探索將道德規范以“代碼”的形式嵌入算法或者利用算法學習能力對人類道德進行學習,使程序可以識別出可能產生侵權或其他倫理失范行為的操作。此外,新聞工作者在協助技術人員進行算法編寫時要注重增加對新聞中人物的分析及背景信息的挖掘,擴展分析深度,盡量增強文章的人文性。

      【本文為江西省高等學校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項目“媒介素養融入我省高校思政教育路徑研究”(編號:SZZX1825)階段性成果】

      參考文獻:

      [1]吳鋒,發達國家“算法新聞”的倫理緣起、最新進展及行業影響[J].編輯之友,2018(5):49.

      [2]Carlson, Matt. (2015). The Robotic Reporter: Automated Journalism and the Redefinition of Labour, Compositional Forms, and Journalistic Authority. Digital Journalism,3(3),416-431.

      [3]AI研究機構OpenAI開發寫作軟件:編寫假新聞足以亂真,https://tech.sina.cn/it/2019-02-15/detail-ihrfqzka5921773.d.html?oid=3864241532633619.

      [4]宋建武.智能推送為何易陷入“內容下降的螺旋”——智能推送技術的認識誤區[J].人民論壇,2018(17):117-119.

      [5]賈宸琰,姚源,鐘旺.自動化新聞的可讀性研究[J].青年記者,2017(21):40-42.

      [6]Mark Deuze.What is Journalism? Professional Identity and Ideology of Journalists Reconsidered [J].Journalism, 2015 (6):34-43.

      [7]鄭春風.自動化新聞的實踐、影響與困境[J].青年記者,2018(28):51-52.

     ?。ㄖx夢君:南昌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講師、南昌師范學院黨委宣傳部副部長;張燕:江西師范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

      【文章刊于《青年記者》2021年第21期】

    來源:《青年記者》公眾號

    編輯:小青

    激情五月婷婷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