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14日 星期六

作為媒介的“流調”:生命敘事與信息治理

2022-04-02 16:23:25

來源:青年記者2022年4月上   作者:趙新利 牛昆

摘要:作為流行病毒傳播與人類防疫決策之間的居中紐帶與介導因素,流調有媒介屬性,承擔著信息公開與生命敘事的重要功能。

  摘  要:作為流行病毒傳播與人類防疫決策之間的居中紐帶與介導因素,流調有媒介屬性,承擔著信息公開與生命敘事的重要功能。面對擴張蔓延的信息疫情以及隱私狂歡、網絡暴力等倫理失范現象與道德困境,須構建信息公開良性生態,以多元場域的信息協同及時回應群眾關切;須堅持“以人為本”,在合法、合理、合情的流調信息傳播中實現公共安全與個體尊嚴、公眾知情權與個體隱私權的兼顧與平衡,讓流調成為傳播正能量的媒介平臺。

  關鍵詞:流調;媒介;生命敘事;信息治理;正能量傳播

  在疫情防控常態化背景下,流行病學調查(以下簡稱 “流調”)這一原本冷僻神秘的專業術語逐漸活躍于人們的視野,成為備受關注、最具時代特征的文本。

  流調,是指用流行病學的方法對流行疾病的發生、傳播與擴散進行醫學調查研究,從而追溯病毒傳播源頭,明確病毒傳播軌跡,切斷病毒傳播鏈條,阻隔與控制病毒蔓延,具有緊急性、復雜性、社會性等特點。在宏觀層面,流調作為疫情防控的重要手段與決策依據,其公開性與準確性關乎人類生命安危、國家治理能力與社會動員水平;在微觀層面,流調對病例基礎信息、日常生活、活動軌跡、社會關系等進行全方位呈現,其規范性與科學性關乎個體的健康與安全、情緒與心理、隱私與尊嚴。

  隨著萬物皆媒,媒載萬物時代的來臨,疫情防控的“媒介化”進程也在不斷推進。從病毒軌跡溯源與追蹤到流調信息公布與傳播,從疫情風險感知到社會行為調整,病毒擴散、信息傳播與人類行為之間深度互嵌影響。作為流行病毒傳播與人類防疫決策之間的居中紐帶與介導因素,流調具有了媒介屬性,承擔著信息治理與生命敘事的重要功能,形塑著疫情防控的宏觀組織范式與微觀個體行動。

  流調中的生命敘事

  信息公開并非信息的單向傳遞與接收,而是信息的雙向互動與共享。在“互動”與“共享”過程中,符號與意義實現再生產與再傳播。信息公開的雙向互動性在自媒體、社交媒體空前活躍的當前媒介生態中尤為凸顯。社會公眾從信息的接收者,轉變為知識的生產者、故事的講述者、話語的建構者。在一次次的生產、講述、建構過程中,在信息流、情感流、想象流的交匯融合中,作為“病毒傳播軌跡信息化身”的流調報告被轉錄為“與自我經驗與內心深處記憶相關聯”的生命敘事文本[1],成為反映特殊時代背景下社會公眾日常生活的重要媒介鏡像。

  (一)個體生活的多維審視

  從關注“作為集合群體的人”到關注“作為獨立個體的人”,流調在特殊背景下為“微觀新聞”實踐帶來新可能與新空間。在微觀個體的生命敘事中,有情感的、具體的“人”的主體地位得到空前彰顯,個體能量得以解蔽與釋放。單一的、同質的、臉譜化的擬態世界逐漸被消解,充滿豐富疊層的生活圖景與多維景觀得以鋪展開來。流調報告對確診病例行動軌跡的微觀書寫與場景還原在公共輿論中得到廣泛關注、深切回應與二次傳播。

  浙江流調報告中的“紹興第49號病例”是一名52歲“的哥”,因多次“清晨6時開出租車至次日凌晨2時”登上“熱搜”;河南流調報告里7歲小男孩連續12天從16:00到22:00流連于父母經營的小吃攤位引起網友的唏噓感慨;大連流調報告中31歲維修工5天行程超過40公里、每天去拉面館就餐引發人們熱議。

  流調報告成為公眾在旁觀他人之余考量自我生存狀態的特殊參照文本。從上有雙親下有幼兒辛勤奔波的中年人到日程滿滿、老當益壯的銀發族,人們得以褪去修飾與修辭,隱去濾鏡與貼紙,去除距離感與神秘感,以“他者之鏡”對自身境況進行立體審視。

  (二)小微群體的深度描摹

  微?;膫€體在社會網絡中聚合、靠攏,形成特定群體與圈層。隨著傳統科層制社會的解構與扁平化的分布式社會的形成[2],群體圈層之間的橫向交流與互動日漸活躍,豐富多元的亞文化形態得以充分表達、釋放能量與實現價值。疫情流調在展示出微觀個體行為軌跡的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不同社會群體與圈層的迥異生活。在多元傳播主體的廣泛參與中,不同群體與圈層的生活狀態、精神面貌得以深度描摹。

  疫情流調如聚光燈一般,觀照社會中發揮著極其重要的作用卻容易被忽視的“小微群體”。人們關注到日夜顛倒的夜間工作者、爭分奪秒的外賣配送員、馬不停蹄的網約車司機、身兼多職的外來打工者,凌晨1點離家的生鮮攤主。

  “麥當勞”曾反復出現在一名由蘇州去往徐州出差的無癥狀感染者的行動軌跡中。2021年11月26日,“無線徐州”發布文章《李哥,生日快樂》,稱此病例到徐州出差三天期間,每天都在吃簡單的快餐,即便在生日當天,也沒有生日蛋糕,沒有家人陪伴,只是在麥當勞花10分鐘簡單吃了快餐。流調信息折射了打工者、普通人的艱辛生活,引發無數網友“破防”。不同職業,不同社會身份,不同代際與圈層,其生活軌跡或緊湊密麻,或單調平淡,但都折射出直面人生的勇敢態度,以及對美好生活的樸素向往與熱切追求。

  (三)城市性格的想象編織

  城市空間是疫情防控的重要維度,流調信息必然涉及病例所在的城市地域。城市作為特定的生活空間與社會綜合體,有著獨特的文化內涵與精神品格。從某種程度上講,流調是城市特質與區域形象的集中折射。公眾與媒體在對流調報告進行解讀與轉錄的過程中,不可避免地對不同城市的性格特質進行想象編織。

  不同城市疫情流調軌跡的鮮明對比引發人們的熱烈討論,被網友重新編碼并再次傳播。重慶、成都等網紅城市的流調軌跡展示出豐富生活狀態與舒緩生活節奏,是“愜意人生”的記錄注解;北京、深圳等一線城市的流調軌跡則呈現出早出晚歸、遠距通勤、加班、“雞娃”等緊張生活節奏與單調生活狀態,是“居大不易”的深刻詮釋。廣州的早茶、沈陽的雞架、喜歡散步的東莞人、“打工”或在“打工”路上的深圳人……活躍于網絡空間的多元傳播主體生產出豐富文本,彰顯出不同城市病例行動軌跡、生活狀態的顯著差異。

  2021年11月25日,上海市衛健委發布新增3例本土確診病例,其行動軌跡中出現滄浪亭、網師園、紫金庵等蘇州景點。26日,《姑蘇晚報》微信公號發布文章《待無恙,君再來,訪蘇州,探江南》;28日,上?!缎旅裢韴蟆纷鞒龌貞?ldquo;待無恙,定再來”;29日,杭州《錢江晚報》發布文章《待無恙,訪蘇杭,多來往》。在隔空交流互動中,城市性格中的溫文、包容與修養得以立體凸顯。

  流調中的信息治理

  疫情常態化背景下,病毒變異的突發性、持續性與人類交往的密切性、復雜性相互交織,給疫情防控工作帶來重重挑戰與諸多不確定因素。信息的及時公開、有效整合與有序傳播可以最大限度地消弭或減少疫情防控過程的不確定性,是控制疫情擴散的關鍵環節。聚合公衛、公安、工信等多部門核心力量而形成的流調報告在疫情期間獲得廣泛關注,發揮著信息公開的重要功能。

  流調信息一方面為密切接觸者的判定、地區風險等級劃分提供重要參考依據,從而最大限度減輕疫情對人們的健康威脅、心理傷害與生活影響;另一方面作為健康傳播的重要組成部分,參與公共衛生知識的生產與健康觀念的建構,影響著公眾對疫情的認識感知、態度情緒與行動決策。

  隨著信息與通信技術的高速發展、廣泛應用,流調信息公開的制度機制不斷完善,傳播路徑不斷拓展,技術手段不斷升級。從數據收集、任務分配到軌跡回溯、聯動查驗、復核研判,再到疑患排查、報告形成,流調工作的開展更加高效、科學、細致、精準,逐漸實現流程化、網格化、數字化、智能化的閉環管理。人類社會的高度信息化與深度媒介化為流調信息的收集、傳播提供了包括人口戶籍、交通遷徙、手機信令在內的全域數據以及多維通道,大大提升了流調信息的曝光度、傳播度、關注度與影響力。智能技術支撐下疫情信息的地理時空分析與社會網絡分析實現協同。

  流調的背后,是信息流、事件流、思想流、行為流的交匯互嵌,國家、社會、個體的疫情風險感知更加快速靈敏,公共資源得以充分調配,疫區管控得以有序進行,人民健康安全得到有力保障。

  問題與對策

  以流調為媒介的疫情信息治理與生命敘事過程中,政府機構、專家權威與社會公眾等多元主體在新型互動的公共場域中競合與博弈,共同參與公共衛生知識的生產、闡釋與傳播以及疫情隱患的識別與改善。疫情流調信息傳播成為全民關注與參與的“社會運動”,在關注病毒傳播軌跡與疫情防控的同時,也關注普羅大眾的日常生活。這一方面加速了疫情信息公開的透明化、民主化進程與新聞實踐的微觀轉向,另一方面也帶來新挑戰與新問題。

  (一)問題反思

  1.信息疫情的擴張蔓延:信息超載、噪音與謠言。媒介化社會中,疫情信息、多元傳播主體、媒介技術、制度法規、文化習俗被吸納并置于同一賽博空間,病毒蔓延網絡、信息傳播網絡、人類社交網絡交錯疊加。信息傳播模式由自上而下的“瀑布”式轉向自下而上的“蒸騰”式[3]。面對以指數級速度復制、傳播、擴散的混雜信息,人類在遭受病毒襲擊的同時,也遭遇了信息疫情的侵略與威脅。

  信息疫情,包括傳播過量引起的信息超載、傳播干擾因素組成的信息噪音以及傳播失真引發的疫情謠言。信息疫情的產生、擴張、蔓延,對疫情信息的辨別與分析帶來嚴峻挑戰,容易引發情緒恐慌與社會失序,進而增加次生災害的發生風險。

  2.倫理失范與道德困境:戲謔化表達、污名化貶損。不同于日常生活的“自我呈現”,以疫情流調為線索的生命敘事是一種“他者窺視”。多元傳播主體運用不同“框架”對流調信息進行解碼、詮釋與轉錄,對原文本進行“調音”與“編造”,使其符合自己所處的社會情境,滿足特定的心理需要。正如媒介所建構的“擬態環境”并非客觀現實的全面展示,差異化的個體對流調信息的解讀存在著偏差、扭曲與誤讀,并由此產生一系列負面影響,導致疫情信息傳播陷入倫理失范與道德困境。其中最突出的現象為:將嚴肅話題轉變為娛樂消遣信息的“戲謔化”表達、對特定群體或個人的“污名化”貶損、以他人隱私為談資的狂歡行為及其引發的網絡暴力。

  3.沖擊主流價值:腦補吃瓜、隱私狂歡。流調作為一種媒介,一方面公開信息,努力傳播正能量;另一方面也成為部分人腦補吃瓜的素材,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諸多要素形成沖擊。成都女孩被“網暴”、石家莊夫妻私生活被曝光、北京教授深陷出軌謠言……“轉場皇后”“海王”等污名化詞語層出不窮。疫情病患作為流調報告中的“主角”將“后臺”被動公開展示。失智個體或失范媒體出于“偷窺”“獵奇”“博取關注”等心理或目的對疫情信息進行“圍觀”“腦補”與肆意批判。生命的嚴肅性與疫情的沉重性在泛娛樂、后真相化的網絡空間中逐漸消解。疫情信息的非理性解讀與傳播嚴重侵犯到病例患者的隱私與權益,致使輿論焦點發生扭轉與偏離,同時增加了人們配合流調的心理阻力。

  (二)對策建議

  1.構建信息治理良性生態,多元協同回應群眾關切。疫情常態化背景下公眾對環境監測、復工復產、社交出行、自身安全等不同層次的信息需求日益增長。在這種背景下,及時發布權威信息,公開透明回應群眾關切,顯得尤其重要。

  須以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支撐,完善信息發布與審核制度,凈化疫情信息傳播環境,建設多元場域協同的信息公開平臺。一方面以主流媒體信息公開的多層次、高密度、真實性與完整性抵御網絡空間信息傳播的主觀性與碎片化;另一方面充分發揮社交媒體、自媒體在資源補充、有效互動、覆蓋延伸等方面的重要功能,在官方信息與非官方信息的互動融通中實現信息公開效能的最優化與最大化。另外,社會公眾既是疫情信息的接收者,又是詮釋者與分享者。須提升社會公眾的媒介素養與信息辨識能力,引導公眾理性參與疫情信息的分析、討論與傳播,進而構建政府統籌、專家引導、公眾參與的多元主體協同的疫情信息公開良性生態。

  2.堅持“以人為本”,體現人性溫情。流調工作既要保證對確診病例行動軌跡的掌握及時、精準、高效,又要保證疫情信息的流通合法、合理、合情。在疫情流調信息公開過程中,須堅持“以人為本”,以健全的法規制度、明晰的操作流程、精細化信息管理確保信息安全,既要保障公眾的知情權,又要保護個體的隱私權;既要保障公共衛生安全,又要捍衛個體的人格尊嚴。

  北京、上海“只提軌跡不提人”的流調報告避免了信息溢出帶來的負面影響和倫理問題,獲得多方“點贊”。大數據為信息公開的全域數據收集與精準畫像描摹提供了強大技術支撐,但以“最少數據暴露”與“模糊病例畫像”為特征的簡版流調報告體現了疫情防控工作與社會治理的人性化與溫情,折射出國家對公民個體的保護與尊重。

  3.讓流調成為傳播正能量的媒介平臺。疫情流調信息經多元主體加工、闡釋、再傳播過程中,存在著多重倫理風險與道德困境。隱私狂歡、網絡暴力等現象的頻發對公共輿論與社會穩定造成嚴重威脅,更成為防疫工作進一步開展的“絆腳石”。面對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的復雜疫情形勢,公安及相關監管部門須嚴厲打擊侵犯他人隱私、造謠誹謗、擾亂公共秩序等違法行為。公眾也須充分認識在公共事務中的角色與責任,為健康知識、抗疫正能量、社會主流價值的傳播提供更多資源與空間。

  疫情流調信息的傳播形成了對比鮮明的兩個輿論場。一個輿論場中折射了社會普羅大眾勤奮踏實、努力敬業、誠實守信、注重親情、呵護愛情的感人故事,讓無數網友不斷“破防”,很好地發揮了鼓舞士氣、成風化人的作用;另一個輿論場則充斥著偷情出軌、坑蒙拐騙、憤世嫉俗、唯利是圖、網絡暴力等種種不良傾向,而其中不乏少數網民東拼西湊、腦補編造的虛假信息,與社會實際情況嚴重偏離。這些信息如脫韁野馬,對當事人造成極大傷害,對網絡輿論造成極大干擾,對社會正氣和主流價值觀造成極大消解。流調信息及其二次傳播應旗幟鮮明弘揚主流價值,支持鼓勵正面輿論場的形成與發展,遏制負面輿論場的形成,讓流調成為傳播正能量的媒介。

  參考文獻:

  [1]溫志宏.媒介化社會的生命敘事與情感傳播——以李子柒現象為例[J].臺州學院學報,2021(2).

  [2]喻國明.傳播學的未來學科建設:核心邏輯與范式再造[J].新聞與寫作,2021(9).

  [3]尹亞輝,蘇麗娜,牛昆.智能化語境下輿論生態的流變與轉移[J].采寫編,2021(11).

  (趙新利:中國傳媒大學廣告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牛昆:中國傳媒大學廣告學院博士研究生)

來源:青年記者2022年4月上

編輯:范君

激情五月婷婷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