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14日 星期六
首頁>傳媒透視 > 正文

新階段媒體深度融合的實踐路徑與政策靶向

2022-04-06 17:22:24

來源:青年記者2022年4月上   作者:楊明品

摘要:媒體融合的成效經驗和模式體現在眾多的案例中,本文基于大量案例,分析新階段媒體融合的實踐路徑。

  摘  要:媒體融合的成效經驗和模式體現在眾多的案例中,本文基于大量案例,分析新階段媒體融合的實踐路徑。目前媒體融合已邁入從被動向主動、從粗放向精細、從探索向推廣、從網絡化向數字化、智能化進階的新階段,然而各地政策溫差較大,媒體融合代際差異明顯,主要影響因素是改革是否深入和精準。要強化媒體深度融合與營收結構變革的互促機制,破解現階段媒體融合面臨的四大困境,關鍵在于既完善頂層設計,又鼓勵和包容基層創新,強化本級黨委政府的主體責任,加強靶向政策供給。

  關鍵詞:媒體融合;案例分析;路徑選擇;政策靶向

  從2013年起至今近十年來,媒體融合戰鼓頻催,成為傳媒發展創新和競爭的前沿陣地,新型主流媒體建設縱深推進,取得重要突破,互聯網時代意識形態主陣地的建設能力明顯增強,媒體融合進入從被動向主動、從粗放向精細、從探索向推廣、從網絡化向數字化智能化進階的新階段。但也要看到,各地各級媒體如何將媒體融合頂層設計落地轉化成具體實踐的機制,以及各地黨委政府推動力度與政策溫差甚大,諸多傳統主流媒體在深刻變革面前左支右絀,適配互聯網傳播環境的內容生產和經營發展能力的短板相當突出,邊緣化危機嚴峻。具體看,各地各級主流媒體的媒體融合水平存在明顯級差。媒體融合涉及各環節多方面全鏈條,單一環節和單方面推動難有事功;如果說媒體融合是一出大戲,主流媒體是主角,那么相關部門的協同、聯動與賦權十分重要。傳統主流媒體如何進階為新型主流媒體,這是一個系統工程,我們通過案例分析去找尋其中的關節點,研究新階段媒體融合面臨的典型性問題,發現推動媒體融合的政策靶向。

  影響媒體深度融合的關鍵因素分析

  從結果維度看,媒體融合有兩個主要指標,一是宣傳和內容生產及傳播能力的提升,二是產業運營能力的增強。前者關乎職責使命,后者關乎生存發展,這兩個能力互為支撐、相互制約,媒體融合應統籌推動兩個能力的增強,防止短板效應??傮w看,新興媒體和媒體融合推動媒體內容生產與傳播能力大幅提升,也促進產業結構的重塑,但兩者不同步不協調,媒體融合的宣傳較強、運營較弱。江蘇是發達省份,其媒體融合發展具有發達地區的代表性。江蘇全省廣電在新聞宣傳、精品力作生產不斷增多的同時,產業結構重塑、總體增長強勁,2021年全省廣播電視行業經營收入達412.59億元,同比增長18.89%,其中廣播電視新媒體收入增長強勁,達50.23億元,同比增長85.48%,但占比僅12%(同全國情況大致相同),其中IPTV收入5.94億元,同比增長25.32%;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收入31.78億元、同比增長124.75%,廣播電視廣告收入92.87億元,同比增長7.72%,由跌轉增,說明廣電機構廣告逐漸適應媒體融合生態,穩住了陣腳。有線電視網絡業務收入74.87億元,同比增長8.35%,其中傳統的收視維護費、付費數字電視頻道收入同比下滑,增值業務、集團客戶業務收入增長較快,同比分別增長32.41%、27.78%;廣播電視節目銷售收入41.9億元,同比增長53.65%。由此可見,結構性增長態勢明顯,傳統平臺渠道和業務收入下降,新媒體新業務大幅增長,增長邊際拓寬,市臺、縣級融媒體中心和民營網絡視聽媒體貢獻尤大,市場主體新龍頭成為增長擔當。從江蘇廣電可見,主流媒體產業運營在媒體融合中已止跌回升,可望進入新的增長周期。其中的主要原因是緣于經濟發達嗎?江蘇省內部媒體融合水平差異甚大,就全國來說,不同地區和同一區域內媒體融合發展均存在代差。運營增長差距甚大,其中影響因素有哪些?從有關媒體融合案例評選結果或能蠡測一二。

  近年來,相關機構和省市相繼開展媒體融合案例評選,以典型引領推動全局工作,國家廣電總局已連續三年組織媒體融合先導單位、典型案例和成長項目評選。新聞出版相關機構也有案例評選,江蘇、湖北、長三角三省一市等相繼推進本區域媒體融合,一些會議活動也組織案例評選,還有行業雜志和微信公眾號不斷推出媒體融合案例。以廣電總局媒體融合評選入選案例分布看,2019年,東部地區占51.2%,中部地區占28.2%,西部地區占18%,東北地區占2.6%;2020年,東部地區占57.5%,中部地區占20%,西部地區占22.5%;2021年,東部地區占62.5%,中部地區占25%,西部地區占10%,東北地區占2.5%。先導單位,西北和東北地區很少,而典型案例和成長項目各區域均有分布,東部地區較多。案例顯示的信息反映出不同區域媒體融合的狀況,其影響因子有地區經濟發展因素,但目前經濟因素主要影響區域媒體的營收規模,對新媒體營收的比重影響并不顯著,而本級黨委政府及財政、宣傳、組織、人事部門賦權使能因素,媒體機構的自我改革內驅和定位及路徑選擇的因素對媒體融合影響更大??傮w看,媒體機構的體制機制改革是決定性因素,發達地區的媒體融合發展整體較好,因為這些地方改革意識更強,發達地區有些媒體機構融合發展相對緩慢,就是因為改革滯后、路徑迷失;欠發達地區有些媒體機構的改革意識強,媒體融合獨樹一幟,這說明影響媒體融合的本源因素中,區域經濟條件不是主要的,相關單位和部門的融合發展觀念、黨委政府重視程度、改革擔當和體制機制創新相對更重要。

  改革就是將頂層設計與基層創新相結合,頂層設計管宏觀管原則,基層創新管微觀管實操。將中央關于媒體融合的戰略部署和原則要求轉化為基層的政策執行創新和媒體機構的改革突破,是一次創新性飛躍。是堅持目標導向、問題導向和結果導向,創新性地運用中央政策積極解決媒體的共性問題;還是繼續傳統媒體的路徑依賴,并對遇到的問題消極等待上一級黨委政府出手推動,這是從宏觀視角看到的決定媒體融合深度的關鍵因素。

  媒體融合與營收結構變革的互促機制分析

  媒體融合落地,必然推動媒體產業結構變革,新媒體業務取代傳統業務成為新增長極。從營收結構觀察媒體融合路徑,將有新的發現。先看報業運營,數據顯示,頭部報媒經營狀況日益向好,全媒體矩陣初具規模,新媒體營收增長強勁,經營結構悄然轉變。

  上海報業集團2021年總營收同比增長16.6%,新媒體收入占集團媒體主業收入比重達到64.31%,循著這個數據可發現,“兩微一端”和其他第三方平臺賬號已成為傳播力影響力增長的新引擎。上海報業各媒體開設277個賬號入駐近60家第三方平臺,視頻新媒體開設視頻賬號84個,日均生產視頻時長587分鐘,分別是2019年的2倍和3倍,上海報業新媒體的發展促進了媒體產業鏈內容生態服務、版權內容服務、內容分發交易服務、財經資訊與數據服務等創新服務收入,同比增幅達29.43%,大幅領先集團主營收入增幅。其他頭部省市級黨報也有類似特點。“南方+”“封面新聞”“交匯點”“新湖南”“紅星新聞”等客戶端產業運營能力增強。南方日報打造服務新品類“農業文創”,形成了新的競爭發展優勢,“南方+”客戶端收入2021年首次超過報紙,達3.16億元,同比增長18.8%;湖北日報實現新媒體收入5900萬元,同比增幅超過80%;齊魯晚報·齊魯壹點新媒體創收超億元,同比增長40%。當然,放眼報媒,整體看新媒體營收的比重還較小。中國廣告協會報刊分會2021年上半年對近百家報業機構的調研顯示,經營收入平均增長4.7%,新媒體收入占比從上年的11.5%提高到15.0%,總量小幅增長,新媒體權重小幅增大,原因是頭部機構少,腰部尾部報業占大頭,其新媒體經營收入增長乏力,使得媒體融合運營整體上突破態勢不明顯。

  在廣電視聽行業,新媒體收入占到50%以上,廣電媒體融合營收也連續大幅增長。2021年上半年全國廣播電視機構融合發展業務收入406.18億元,同比增長29.67%。在湖南廣電集團,2021年新媒體板塊收入153.3億元,遠超傳統媒體板塊,其中新媒體廣告收入達54.53億元,同比增31.75%,這是廣電媒體融合發展的新高度。地市級的無錫廣電推動新媒體在內容生產、平臺構建、經營運作和品牌打造等方面的全面整合,打造以“無錫博報”App為主體,“無錫博報”(時政)、“無錫博報生活”微信公眾號為兩翼的廣電新媒體領銜矩陣初步成形,2021年集團主營收入同比增長30%,利潤達到年度指標的119%。德陽臺則把媒體融合同智慧城市服務結合起來,以本地傳播與服務平臺移動客戶端“德陽市民通”作為媒體融合的主戰場,拓展技術開發、廣告代理、自營產品、流量推送、互聯網金融等經營業態,重塑媒體業務和產業運營,2021年前10個月經營總額約4500萬元。其具體做法:一是建設資訊、音視頻和服務的聚合型移動平臺,開設“智慧廣電”專區,讓市民可通過手機收聽、觀看廣播、電視直播節目,回看新聞欄目。此外,依托媒體資源,集成本地各類新聞資訊,全方位提供本地時政要聞、政府公告、社會新聞、生活資訊等,第一時間向市民發布重要信息。二是豐富場景應用,打通政務服務、生活服務、商務服務通道,增強用戶黏性。布局“智慧政務”“智慧廣電”“智慧金融”“智慧教育”“智慧醫療”“智慧社區”“智慧交通”“智慧文旅”“智慧司法”等板塊,集成開發近300項公共服務類應用。還結合本地需求,自主研發一系列特色服務功能,如“智慧停車”“擺渡車查詢”“三星堆線上暢游”“房產超市”“樂購德陽”“美食地圖”“慢直播”等功能,大大滿足了市民需求。這些場景應用大大增強了“德陽市民通”的用戶價值和用戶滲透力,幾個月之內就覆蓋德陽全市70%人口,日均訪問量達到30萬人次,月均訪問量1000萬人次,成為本土第一用戶流量平臺、應用賦能平臺和支付融合平臺。“德陽市民通”提供了解決地市主流媒體移動客戶端用戶少這一問題的教材式案例,探索出地市臺媒體融合發展新業務新業態新運營的路線圖。

  許多案例說明,現階段黨報黨臺新的產業運營模式對新聞宣傳、市場生存與競爭能力至為關鍵,從一個方面決定了媒體融合發展成色。紹興融媒體中心在傳統的媒體廣告外,優化營收機構的首選是拓展新的產業模式,重點開發會展、文創、旅游、體育、戶外廣告等新興產業,媒體融合使紹興融媒體中心實現營收4.04億元,扭虧為盈,連續兩年同比翻番。陜西廣電融媒體集團過去主要靠頻道/頻率廣告和有線網收視費,媒體融合使媒體服務運營延伸到數字政府建設、云服務運營、雪亮工程、大型政企服務、產品帶貨、數據平臺服務、融媒體賬號服務、投融資、產業園區等。此類案例展現出主流媒體融合發展的新態勢新力量,探索出新的產業版圖擴展線路,建立了媒體融合與營收結構變革的互促機制。

  但是,此類先進案例不多,其媒體融合的創新實踐雖然帶來行業前行的光亮,但難以扭轉總體的滯緩。宏觀數據顯示,媒體融合投入甚巨、業態甚多,借助第三方平臺的矩陣宣傳效果顯著,但目前運營收入總體較弱,媒體融合的經營短板十分突出,傳統業態經營加快縮減,“媒體+政務服務商務”模式難以落地并產生經營收入,這些是主流媒體運營困難的主要原因。

  新聞宣傳和思想輿論陣地建設是媒體融合發展的最終目標,贏得用戶市場和實現可持續營收是媒體融合發展必由之路,要建立健全大力推廣媒體融合與營收結構變革的互促機制,需要從傳播場景創新和產業模式創新兩個撬點用力。

  媒體融合關鍵在基層政策創新

  毛澤東同志說,政策和策略是黨的生命,政策確定之后,干部是決定性因素。頂層設計至關重要,但沒有基層的創新實踐,頂層設計不可能轉化為生產力。面對媒體融合各種具體問題,必須有基層的政策創新與改革配套,才能推動媒體融合的突破。以下五點基層政策創新尤其值得關注和借鑒。

  第一,有的省臺在整合中推進融合創新

  以陜西廣電為例,陜西廣電圍繞媒體融合的改革在同類媒體中力度最大,至少在四個方面實現了突破。一是陜西省委出臺《關于省級廣播電視體制機制改革的實施方案》,整合陜西廣播電視臺和陜西廣播電視集團有限公司,后者是有線網絡的運營機構,組建陜西融媒體集團有限公司,加掛陜西廣播電視臺的牌子,實行企業化運作,具有獨立企業法人資格,陜西臺作為省級廣播電視播出機構主體不變。這一改革突破了體制禁錮,意在解決傳媒事業單位如何進入市場和傳媒企業、如何獲得獨有行政資源問題,從而確立媒體國有事業機構地位和市場主體地位,解決掣肘內部動力激活機制的難題。二是建立了省級融媒體平臺的運行機制。省級融媒體平臺是區域媒體布局戰略和全媒體傳播體系的中樞,需要突破現有的媒體資源報、臺分割和層級分割的體制,整合主流媒體機構資源,形成資源一體、管理一體、傳播一體的體制架構。三是建立了新的運營體系。開門辦臺,開展內容、技術、服務等系列政企服務項目,將智慧融媒體與打造治國理政平臺融合一體進行布局,全面接入政府資源,拓展“媒體+政務服務商務”, 與全省11個地市107個縣區、53個廳局辦、上百家企業建立合作關系,集團組建經營中心,整合全臺廣告經營,解決小散問題。建立集團新媒體整合營銷機制,合作建立行業融媒體中心,打造“智慧廣電+”新運營體系,推動單一的廣告經營向更高級別的“品牌運營、生態運營、平臺運營”轉變。四是建立新的管理機制。改革內部組織結構,取消傳統的頻道制,改革原來的中心制,創立全媒體生產傳播業務線制,以新的產業業態為樞紐、以新的中心制為基礎,建立協調高效機制。陜西融媒改革實踐說明,地方具有體制機制改革的充分事權,媒體機構內部改革空間很大,黨委政府高位推動改革是將頂層設計轉化為具體實踐的關鍵。

  第二,地市黨報黨臺的合并與改革

  在地市一級,體制改革是本級黨委政府的事權,黨委政府的媒體融合改革的路線選擇和決心力度,決定了本級媒體融合的進程。2019年紹興市整合紹興日報社、紹興廣播電視臺,成立市新聞傳媒中心(傳媒集團)。傳媒中心為紹興市委直屬事業單位,傳媒集團為紹興市政府直屬國有文化企業,實行“兩塊牌子、一套班子”運行模式,重建融媒體的組織體系、干部體系、薪酬體系、制度體系、產業體系、技術體系。體制改革賦能媒體融合,紹興新聞傳媒中心打造的“越牛新聞”客戶端上線一年多,用戶量從12.6萬驟增至420萬,位居全省前列。齊齊哈爾廣播電視中心曾經改革滯后,負債運行,工資拖欠,員工集體舉標語討薪,暴露了問題的嚴重性。當地市委市政府于是加快力度深化市級媒體融合改革,從領導班子到體制機制進行全面改革,老問題得到解決,猶如打了強心針,臺內活力迸發,一年就扭轉了新聞宣傳滑坡和營收持續下滑局面。第一步改革激發了活力,下一步改革是要推進內部組織、宣傳業態和產業模式創新。如果沒有地方黨委政府的決心和支持,報臺的改革就難以突破傳統媒體體制機制。大量案例表明,媒體融合改革首要的是本級黨委政府的強勁支持。

  第三,探索事業單位、企業化管理和一班人馬、兩塊牌子體制機制

  這是近20年來媒體改革因地制宜做出的選擇,由基層實踐探索并以良好成效贏得了政策的認可。湖南、上海、江蘇、浙江等省市的報和臺較早實施這項改革,實現了領先發展,管理部門對類似改革表現出較強的包容性。實踐證明,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環境下適配體制內媒體的正確選擇。黨報、黨臺具有雙重屬性,在輿論宣傳中是事業主體,但在市場服務中就是市場主體,事業、產業都是黨領導下體制內主流媒體的本質特征。實行事業單位、企業化管理有利于兩者協同創新,事業單位因之注入市場活力,企業運營因之培根鑄魂。但在一些地方,這一改革模式很難推行。有些相關部門認為媒體的事業和企業不能共體,要么實行事業體制,按一般的事業單位規定管理人財物和業務運行,忽視媒體生產的特殊性,必要的放權不夠,大量一線和骨干人才被不公平對待,有效激勵約束機制長期缺失;要么片面理解事業產業分離,將產業資源硬生生分割出來劃歸新成立的市場主體,這與當前媒體競爭新格局和運行環境相悖。前者導致管理機制的僵化,不利于激發活力;后者將業務資源分割,各媒體機構之間惡性競爭、形成內耗。在實踐中,凡是實行傳統事業體制人財物管理模式的,媒體融合最難最緩慢。推動媒體融合走出深水區,就要通過精細的改革,建立健全事業單位、企業化管理的“二位一體”體制機制。

  第四,升級全省融媒體平臺,構建全媒體傳播體系樞紐,以全省融媒體平臺建設推動區域媒體深度融合

  這一創新基于縣級融媒體中心的省級技術平臺,但植入了全網運營的構想,對于基于產品和網絡重塑媒體格局、實現開門搞融合和合作促融合具有重大意義。湖北廣電的長江云平臺是首創者,它采取1+N的省市縣融媒體中心合作發展模式,實施“政務+新聞+服務”模式,到2021年底已有80多家省直廳局入駐、119家市州縣客戶端上線,基本形成了覆蓋全省、市州、區縣三級,功能完備、互聯互通、運行順暢的移動網絡公共信息服務體系。貴州省“云上貴州多彩寶”App作為貴州省政府網移動端唯一門戶,打造數字民生平臺,率先實現水電、燃繳費業務省市縣鄉村五級全覆蓋,打通互聯網民生服務“最后一公里”,納入社會服務和治理體系。陜西、江蘇、浙江等地也在推進和完善這一工作。從案例看,這一基層創新正在多個省份逐步推進,但除了重大新聞行動上下打通聯動外,在運營上尚無明顯突破,說明這項意義重大的基層創新還需進一步推進。

  第五,在媒體融合中大力推進政務數據資源接入

  政務數據資源接入難是媒體融合的共性問題,這是推行中央媒體融合部署“新聞+政務服務商務”模式的最大障礙,也是省市縣媒體融合亟待突破的環節??上驳氖?,一些地方力行改革落實了中央要求。四川德陽臺的基層創新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同德陽政府服務與大數據局合作,在抗疫階段應急開設的“德陽市民健康通”小程序基礎上,整合新聞傳播、政務服務、生活服務等,建設一個具有城市本地通App功能的智慧城市新媒體平臺。二是建立新的市場主體。德陽市政務服務和大數據局授權德陽市廣播電視臺、德陽發展集團(國有企業)共同投資成立“德陽市民通數字科技有限公司”,負責“德陽市民通”平臺的運營。其中,德陽發展集團占股60%,德陽市廣播電視臺占股40%。德陽發展集團派駐董事長,負責統籌協調全市政務服務、生活服務、智慧城市等數字資源,接入“德陽市民通”平臺;德陽臺派駐總經理,負責“德陽市民通”平臺的技術開發、內容打造、商業運營等工作。這一基層創新從體制改革入手,妥善解決了政務數據資源接入難的問題。推動主流媒體接入政務數據運營資源、擴展和做強社會服務,這是落實中央有關媒體融合戰略部署、建立新型主流媒體的必由之路。

  眾多案例說明,基層創新一定經由改革,改革是媒體融合的動力之源。媒體體制機制改革依賴本級黨委政府賦權,媒體內部的各項改革均需要本級黨委政府相關部門協同推進。一些地方的媒體融合滯后,根本原因在于體制機制改革的滯后,媒體內部改革是內因,而其他部門的協同改革是外因,系統推動改革才能壯大媒體融合的驅動力。

  推動媒體深度融合的政策靶向

  媒體深度融合是媒體迭代變革的唯一支點和建設新型主流媒體的主要引擎。推動媒體深度融合,需要全面變革,藉由變革才能加快重組媒體要素資源、重塑媒體生產運營結構、重建媒體競爭發展格局。綜合調研結果來看,盡管頂層設計不斷完善,但融合發展之路依然困難重重。應正視省市級主流媒體面臨的困境,進行精準改革、有效推進。調研發現,縣級融媒體中心建設已取得總體性突破性進展,當前的任務是建強用好,而省、地市兩級主流媒體生存發展形勢嚴峻,媒體深度融合任務艱巨,成為重點難點。同時,省市兩級媒體融合的質量與效果將直接影響到縣級融媒體中心能否建強用好。省市兩級媒體的基礎性問題是,以廣告為主的傳統產業模式難以為繼,存量枯竭,增量拓展困難,經營上面臨四大困境:

  一是經營和財務困境。相當多的媒體總體上收不抵支,財務壓力越來越大,生存危機依然嚴峻。大多數報臺的新媒體用戶價值挖掘不夠,用戶分散,日活不足,傳播和廣告價值低。特別是一些報臺仍然依賴版面和時段資源售賣,專題廣告宣傳占比大,影響節目品質和用戶體驗,難以持續發展。二是媒體結構失衡困境。新媒體業態比重小,傳統媒體占大頭,現有頻道頻率資源冗余嚴重,功能重復、內容同質、惡性競爭,經營轉型難,發展包袱大。三是人才困境。因分配和人事制度改革滯后,冗余供養人員過多,年輕人才待遇相對較低,成長空間小,人才持續流失,一線骨干力量尤其適應全媒體生產傳播的復合型、創新型人才和年輕后備力量嚴重匱乏。四是協同推進困境。進入深度融合階段,媒體機構內部的局部改革和末端改革邊際成效遞減,亟待協同和系統推進體制機制改革,但相關部門對媒體融合任務的緊迫性、形勢的嚴峻性認識不足,主動性、建設性的作為不夠,一些制約媒體發展活力的問題得不到根本性解決。推動新階段媒體融合,應強化靶向思維,攻克這四大困境。

  第一,要進一步提高政治站位,深化對媒體融合戰略的認識

  媒體融合是決定主流媒體前途命運和履行使命能力的關鍵一役,目的是打造一批具有強大影響力、競爭力的新型主流媒體,構建以內容建設為根本、以先進技術為支撐、以創新管理為保障的全媒體傳播體系,切實做到人在哪兒,宣傳工作的重點就在哪兒,實施移動優先策略,牢牢占據輿論引導、思想引領、文化傳承、服務人民的傳播制高點,讓宣傳思想工作落地見效,擴大主流價值影響力版圖,讓黨的聲音傳得更開、傳得更廣、傳得更深入。要把提高政治站位具體體現到確保媒體機構一把手懂業務、有事業心、敢擔當上來,具體體現到傳播效果和有效守護輿論陣地上來,把產業經營聚焦到掌握媒體競爭主動、贏得用戶市場份額上來。

  第二,進一步明確媒體融合新定位、新目標和新路徑

  堅定主流輿論陣地、綜合服務平臺、區域信息樞紐“三合一”定位。一是媒體的新宣傳與新運營兩手抓、兩加強,以新聞宣傳為媒體經營鑄魂強基,以數字經濟為新聞宣傳強身壯體,以公信力、權威性擦亮新型主流媒體的品牌。從實踐看,媒體融合一定要在雙軌上前行,一條是新聞宣傳、內容制播和導向引領,這是主流媒體的職責使命;另一條是用戶拓展和產業經營,這是主流媒體發展的根基和經濟基礎。二是超越傳統的媒體模式,超越寄居第三方賬號矩陣,以當地服務應用場景為支撐,以全媒體、全形態、全流程泛媒體服務,自覺轉型為黨委政府和企事業單位政商服務的優質供應商,聚焦本地各個產業發展,在數字社區治理、智慧城市建設和推動鄉村振興等方面發力,實現對基層板塊宣傳、服務需求的全覆蓋。構建以公信力為基礎的本域化的網絡化、數字化、智能化自主平臺,拓展為當地社會治理體系的“新聞+政務服務商務”平臺,“貼地飛行”,形成新的產業運營模式。三是做實做強移動客戶端,推進媒體存量變革,發生化學反應。第49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我國網民使用手機上網的比例達99.7%,遠高于使用臺式電腦(35%)、筆記本電腦(33%)、電視(28%)和平板電腦(27.4%),手機已成為人與世界交互的最主要窗口。因此移動客戶端是媒體融合的關鍵、自主平臺的核心。許多機構以傳統媒體思維建設運營移動客戶端,花了重金,但缺乏實用性、服務性、必要性,落地性不強,用戶價值低,解決這一痛點,應借鑒成功案例的經驗,立足獨特優勢,走與民營媒體平臺差異化發展路線,在找準和創新應用場景上下功夫,以新的業態增量變革媒體存量。

  第三,實行主流媒體脫困工程和賦能工程

  強大的新型主流媒體是鞏固壯大主流思想文化陣地的堅強衛士,也是媒體融合發展的主要標志,是重要的政策靶點。推動省市兩級媒體深度融合,需要本級黨委政府高位推動,以精準改革加快系統性重塑。改革是媒體融合最大的驅動力,要以全面深化改革補短板、抓落實、增活力,以關鍵點的突破引領改革向縱深推進,實現政策落地見效,重建主流傳媒體系。自2013年中央對媒體融合做出部署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曾多次發表重要講話,中辦國辦先后三次印發專門文件,黨中央對媒體融合的頂層設計不斷完善,明確了任務要求和改革原則,明確了各級黨委政府要從政策、資金、人才等方面加大對媒體融合發展的支持力度,各級宣傳管理部門要改革創新管理機制,配套落實政策措施。紹興市的媒體深度融合快速推進,主要得力于紹興市委市政府在資金上大力扶持、在改革上切實推進,市政府通過固定資產置換方式解決了新的紹興傳媒中心大樓14.5億元建設資金。從2020年起,紹興市政府還設立了每年3000萬元的媒體融合專項資金,通過購買服務和專項補助的形式支持市級媒體融合。但是,許多地方和媒體機構在結合本地區本單位實際,因地制宜積極落實中央關于媒體融合的原則要求方面不全面、不到位、力度不足?,F階段各級相關部門要積極落實中央決策部署,聚焦制約媒體融合的堵點難點關鍵點,強化有效政策供給,為主流媒體培正、補血、松綁,卸除過去留下來的冗員與財務包袱。不同地區不同層級遇到的問題有所不同,要支持和提供一地一策、一媒體一策,務求破除傳統的體制機制、人才隊伍、經費支持、活力激發和相關資源配置問題,大力推進媒體橫向整合和縱向一網建設,建設區域融媒體平臺,以擴展服務來拓展用戶,以用戶集聚做強媒體,以做強媒體鞏固思想文化陣地。

  (作者為國家廣電總局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來源:青年記者2022年4月上

編輯:范君

激情五月婷婷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