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14日 星期六
首頁>專欄作家 > 正文

空難事件里的媒體功用

2022-04-11 11:27:27

來源:青年記者2022年4月上   作者:李云芳

摘要:  受眾如果想要一個真實、可感、多元的世界,而不是一個虛假、冰冷、單調的世界,就需要擁抱媒體。

  空難發生,令人痛心。3月21日下午,東航MU5735在執行昆明—廣州航班任務時墜毀。按照以往經驗,空難調查結果需要數月甚至逾年才能出來??针y發生概率非常低,一旦發生往往非常慘烈,因此公眾極為關注。公眾的高度關注和實質消息的短期難至形成了矛盾,輿論場上不可避免滋生出謠言、信息訛傳。

  一些傳言為了強化真實感,以“內部流出”貌傳播。對于此類不實信息,一方面需要網絡管理部門、社交媒體平臺的強力管理、審核,另一方面還需要媒體介入,及時核實、澄清。筆者注意到人民日報做了一組海報,對多個謠言進行辟謠。“澎湃明查”核查辟謠了一則將2019年埃航空難的模擬視頻訛傳為此次空難畫面的消息。在信息空白饑渴期,機構媒體依托自己的公信力,借助記者的采訪核實,對遏制謠言散播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每逢有重大悲劇發生,媒體經常被責以兩條:不要擅自揣測原因,官方和專業人士正在調查;不要去采訪遇難者家屬、朋友等,避免二次傷害,或稱“侵擾悲傷”。

  媒體有職業規范和嚴格審核,不大會去妄猜原因、擅下推斷,尤其是碰到空難這種涉及強專業、大系統的事情。但媒體經常會約請專家做一些專業方面的分析和介紹,如有工具記錄了此次失事飛機的飛行路徑、高度、速度等數據,還有一些目擊者說、目擊監控視頻,不少媒體聯系專家對飛機可能和不可能的狀況進行了分析,順道還科普了一些航空知識、航空器知識。這樣的報道,既能稍微滿足公眾高度關注下的信息饑渴,也可以增進公眾對事件的了解使其能夠自行辨別和抵抗一些不實信息。當然,為了避免受眾形成先入為主的刻板思維,媒體在做此類報道時最好申明,甚至是反復申明只是專家分析,最終原因還需等待調查組的權威結論。

  再說媒體采訪對遇難者家屬的二次傷害或者“侵擾悲傷”爭論,有激烈批評者甚至拋出“媒體吃人血饅頭”“記者做個人吧”之類言語;有媒體業內人士反駁,不報道逝者才是最大的倫理問題,關切逝者引發的共情有助于引導輿論關注和反思災難發生的原因。

  在實踐中,筆者多次碰到受害者或遇難者家屬想發聲表達訴求、想告訴世人遇難者生前的種種美好(本身還有人會主動聯系媒體刊登訃文)。媒體采訪是否會構成二次傷害,這不是能不能接觸遇難者家屬的問題,而是怎么接觸的問題。如果家屬愿意發聲,媒體同步做好隱私保護等各項工作,那么這樣的接觸并不算侵擾,有的家屬還會因被關注而有所慰藉。

  早前媒體報道的日航123號空難,遇難者在臨別一刻留下了情真意切的遺言,還有家屬間的互相扶持、互相治愈;紐約時報聯系家屬后,用1000名感染新冠肺炎的逝者名字、基本信息拼成一期特別封面;甘肅白銀越野賽事故后,GQ雜志為21名逝者每人撰寫了一則生平故事,“為逝者建一座紀念墻”。上述種種,不僅沒有引發反感和批評,還引發了人們強烈的情感共鳴。無論是家屬還是受眾,感受到的都是高度的尊重和共情的懷念,這是人類共同體的一種心理相擁。我們銘記一個個曾經鮮活的生命,也就是不忘這場災難——時時警醒未來努力避免。

  很多人記得北野武談東京大地震那句名言:“災難不是死了2萬人這樣一件事,而是死了1個人這件事發生了2萬次。”如果說前半句是相關方發布的冰冷數據,那么后半句就是媒體應該報道的逝者個體故事。

  此外,媒體采訪幸存者、遇難者家屬等獲得的信息,有時還能為事故調查、善后工作助力,此前許多調查報告里不乏對媒體披露情況的回應。

  最后想說的是,受眾如果想要一個真實、可感、多元的世界,而不是一個虛假、冰冷、單調的世界,就需要擁抱媒體。媒體報道當然可能會存在問題,對此最好的辦法是就事論事指出問題所在,這比直接冠以“吃人血饅頭”的大帽子更能幫助媒體有效改進。

  (作者為澎湃新聞編委)

來源:青年記者2022年4月上

編輯:范君

激情五月婷婷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