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14日 星期六
首頁>專欄作家 > 正文

算法操控的人造輿論,是真實世界的天敵

2022-04-11 11:26:30

來源:青年記者2022年4月上   作者:張燦燦

摘要:  算法本無罪,但濫用算法的后果和風險不可小覷。

  3月1日起,《互聯網信息服務算法推薦管理規定》施行。其中第14條明確規定,算法推薦服務提供者不得利用算法虛假注冊賬號、非法交易賬號、操縱用戶賬號或者虛假點贊、評論、轉發,不得利用算法屏蔽信息、過度推薦、操縱榜單或者檢索結果排序、控制熱搜或者精選等干預信息呈現,實施影響網絡輿論或者規避監督管理行為。

  “算法不得影響輿論”的規定直接登上法規條文,可見“天下苦算法久矣”。算法本無罪,但濫用算法的后果和風險不可小覷,算法干擾下的輿論將滲透式破壞網絡空間傳播秩序、市場秩序和社會秩序,甚至帶來意識形態、經濟發展和社會管理等方面的風險隱患。

  不能屈于人造輿論,應該成為所有人的共識。認清真實世界和社會原本的模樣,是人類發展的基礎和前提?;谟惺H的信息作出的決策,不一定是絕對錯誤的,但也絕非最優質的。所以,人們有獲取真實信息和輿論正確導向的高度需求。

  “在后信息時代,大眾傳播的受眾往往只是單獨一人。所有商品都可以訂購,信息變得極端個人化。”尼葛洛龐帝的這句名言,在網絡時代經常被用于解釋信息繭房。極端個人化的信息獲取,也許人們會認為是由自己的品位、興趣、知識水平決定的,但伴隨著算法的邏輯逐漸被公之于眾,人們或許該思考一下,自己的關注、觀點和堅持的原則是否真的完全出自內心?又或是無意識間被操縱和影響,卻盲目篤定自己的判斷力?

  曾被寄予厚望消除信息差的網絡世界,看似極大擴容了每個人的信息自由,而算法的存在無疑增加了信息繭房的可能性。人皆言“算法比你更懂你”,這其中少不了縱容的意味,也暗含著推波助瀾的力度。它既有服務用戶的精準方向,更有無限填充用戶需求的內容,比刻意討好自己的人更強有力、更值得警惕。

  比起電商平臺的算法控制,有輿論屬性和社會動員能力的算法推薦信息服務商更具備影響輿論的條件和能力。算法推薦新聞類App,具有社交屬性的信息平臺及社區,短視頻平臺等,這些服務商中有很多生存的基礎就在于聚焦、引導輿論,繼而匯聚流量,最后達成變現目的。

  算法控制輿論,無非通過兩種方式:控制你想什么、控制你怎么想。實現這兩個目的,自然需要各種各樣的算法模型,而呈現給用戶的,無非就是顯失公平的熱點新聞展示和過度強化的單方觀點,在經過反復流量疊加后,輿論就形成了。當你進入一個算法推薦信息服務商的平臺,很容易就可以找到當下最熱門的事件和最具代表性的觀點。

  “算法不得影響輿論”,實際應當解讀為“算法不得違法違規影響輿論”,因為算法在某種程度上替代了大眾傳播的議程設置功能,必然影響輿論形成,而社會需要的、網民期盼的清朗輿論空間也少不了算法助力。算法之所以備受詬病,顯然不是單純因為技術優勢惹非議。不論是追求經濟利益的人為因素干擾,算法技術導致的意料外失衡,還是別有用心的有政治性目的的操縱,算法主導者的目的才是核心。算法影響輿論的過程和結果,才是監督算法主導者的重點。

  當然,絕對真實本就難得,只能追求無限接近真實,只不過算法并沒有這個天然屬性,甚至可以說加工真實才是算法的本質。當人們關注算法與輿論的關系時,在意的是算法背后的公平性和安全性,誰來監督算法、如何保障算法的公開、科學、政治正確,恐怕不僅是技術難題,更是社會管理難題。

  作為普通用戶,提升自身信息篩選和識別能力是非常有必要的,這樣才能敏于發現真實,對操縱過的輿論有更多感知和辨別能力。即便算法的模型越來越復雜,它的意圖卻不難辨別,只要思考一下制造引導如此輿論誰將是最大獲利者,便可明了。

  (作者為檢察日報記者)

來源:青年記者2022年4月上

編輯:范君

激情五月婷婷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