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年12月19日 星期日
    首頁>專欄作家 > 正文

    抵御資本傲慢的決定性力量是政府加強監管

    2021-10-20 10:17:24

    來源:青年記者2021年10月上   作者:時統宇

    摘要:  營造天朗氣清的文娛領域風氣,我們需要深刻反思,撥亂反正。

      用審美的初心抵御資本的傲慢——我第一次這么說是六年前在中國電視劇飛天獎頒獎論壇上。遺憾的是,六年過去了,一介書生的審美初心真的抵御不了資本的傲慢。在廣電總局近期出臺的嚴控行業亂象的八項要求中,列舉出天價片酬、陰陽合同、偷逃稅、流量至上、畸形審美、“飯圈”亂象、“耽改”之風等丑惡行徑。不斷的花樣翻新,“愛誰誰”的有恃無恐,這些年資本的一路狂奔每每令人瞠目結舌,嘆為觀止。

      多行不義必自斃。近期政府多部門打出的齊抓共管的組合拳,宣告了影視文娛領域資本盛宴的終結。

      人們看到:中宣部印發《關于開展文娛領域綜合治理工作的通知》,強調加大對文娛領域突出問題的治理力度,從嚴從實,標本兼治,直面問題,重拳出擊。廣電總局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文藝節目及其人員管理的通知》,業界稱為“新文藝八條”,從堅決抵制違法失德人員、反對唯流量論、抵制泛娛樂化、抵制高價片酬,到加強從業人員管理、開展專業權威文藝評論、充分發揮行業組織作用、切實履行管理職責等八個方面,進行了全面的部署。中央網信辦啟動未成年人網絡環境治理專項行動,分別就直播、短視頻平臺涉未成年人問題、論壇社區、群圈等環節危害未成年人問題、網絡“飯圈”亂象問題、不良社交行為和不良文化問題等七個方面的問題進行重點整治。文旅部印發通知并召開座談會,強調要制定政策采取措施,警惕和防范資本在文化領域和娛樂行業泛濫和野蠻生長,絕不為違法失德藝人提供舞臺平臺。而稅務總局和證監會的舉措更為明確——對鄭爽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并處罰款共計2.99億元;對相關上市公司涉及陰陽合同的行為給予嚴厲處罰。

      在人們的印象中,主管部門如此步調一致地對文娛領域進行聯手治理還是第一次??芍^切中要害,一劍封喉。

      十多年前,我們就曾展開對電視節目低俗化問題的系統研究,在探討抵制低俗化的現實路徑時,第一條就是必須堅持對電視節目的宏觀調控、制度安排、頂層設計。這是因為,抵制電視節目的低俗化絕不是單純的市場行為,不能依賴市場的自發調節,不能相信市場的“自凈能力”,政府的監管必須不斷加強。

      耐人尋味的是,對文娛領域的這次強力治理,兩大輿論場同樣步調一致,同樣是齊抓共管的勢頭。文娛行業的亂象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與十年前“限娛令”出臺時的種種不解和誤解形成鮮明對比。十年前,當以“限”為關鍵詞的政府管理舉措出臺時,各種奇談怪論甚囂塵上——“娛樂節目的界限不好劃分,什么叫過度娛樂化說不清楚。”“管理不能管得太細,太細了就管死了。”……如此裝睡式的揣著明白裝糊涂,在今天的輿論場上已經難覓其蹤。

      從認識到實踐的這種漸進式發展和螺旋式上升,讓我想起了這樣一個“公案”——兩大頂級主流媒體當年對“娘炮”的不同視角和評價。三年前,當《開學第一課》引爆“娘炮”后,新華社第一時間在“新華視點”欄目播發“辛識平”的署名評論《“娘炮”之風當休矣》,對“娘炮”現象進行了嚴厲批評。某主流大報很快便發表評論《什么是今天該有的“男性氣質”》,對新華社評論進行回應,其評論的最后強調,我們不認同所謂“不男不女”等帶有貶損性的說法。

      幾年過去了,相信如今任何一家媒體都不會不認同“娘炮”帶有“貶損性的說法”。歸根結底,這實在不是誰有意要貶損什么,而是有些人的所作所為超越底線,做得太損。“娘炮”作為畸形文化的一個代名詞,近年來的招搖過市是中國文化的一種恥辱。營造天朗氣清的文娛領域風氣,我們真的需要深刻反思,撥亂反正。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來源:青年記者2021年10月上

    編輯:范君

    激情五月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