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年12月19日 星期日
    首頁>專欄作家 > 正文

    當女權站在新聞的門口

    2021-10-20 10:16:14

    來源:青年記者2021年10月上   作者:李云芳

    摘要:  正如司法需要堅守自己的核心原則,新聞也需要堅守自己的核心原則和操作規范:服務于事實本身,而不是思潮理念;服從傳播原則,而不是女權原則。

      我們經常會遇到女性成為核心當事人的新聞事件,在操作報道時也不時遭到女權主義者的喊話、批判、斥責。

      “阿里女員工被侵害”案此前在輿論場上引發高度關注。事件曝光后,女方除了最早的網絡發帖,也不再對外發聲,涉事的男方或者配合警方調查或者被采取強制措施,媒體也沒有了接觸可能。此時,大多數讀者了解事件的過程,只能依靠女方單方講述的網帖,但不久就出現了一些和網帖相矛盾的內容。

      此時,媒體能做的主要有兩個方向,一是關注阿里作為一家超大的互聯網企業,在處理該事中的種種行為;一是重走濟南事發現場、還原事件過程。但這種走訪、還原獲得的信息相對外圍??偟膩碚f,媒體報道基本就是呈現事件的各塊拼圖,很多元素甚至無法判斷其真假?;诔霈F了與女當事人網帖自述相矛盾的內容,有新聞稿件在描述過程時,使用了“羅生門”“迷局”“撲朔迷離”等詞。有女權人士當即不滿并予以抨擊,指責稿件具有暗示性、反向立場、公權私用。

      涉及女性的話題,從來都受到高度關切,尤其是女性被損害、被侮辱的事件。上述事件中,周某遭遇的可能還是被消費、被喝酒的職場潛規則、社會陋習等。但對新聞本身來說,首要的職責是盡最大可能披露更多的信息,逐步拼圖呈現事件的全貌,努力達成全面、平衡的報道。新聞人不能秉持立場直接站到女性當事人一邊,尤其是涉及糾紛甚至可能有刑事責任時,更不能堅持“雞蛋正義”:在石頭和雞蛋之間直選雞蛋。

      “阿里女員工被侵害”案的最后結果,先是濟南市槐蔭區檢察院稱,經依法審查,犯罪嫌疑人王某文實施的強制猥褻行為不構成犯罪,不批準逮捕。隨后濟南市公安局槐蔭區分局按照檢察院不批捕決定,對王某文終止偵查,決定治安拘留15日。

      最近一些“METOO”運動引出的案件相繼判決,部分是被指控的男方獲勝。筆者無意為男性張目,但呼吁大家應該尊重法庭的判決,不能動輒以“歷史會給出公正的審判”來抵制法治的權威性。個人如此,作為新聞人尤其應該如此。

      毫無疑問,男性利用職位或權力優勢性騷擾、侵害女同事,非常齷齪。但所有討論都應該建立在事實和證據基礎上,而不是一味站在“雞蛋”一邊。無論事件牽引了多大的聲浪,無論是怎樣的強弱之分,到了法治層面,標準就一句話: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

      女權人士還在傳播一張批評媒體措辭的宣介圖片:

      例句:“坦白嫖娼未獲原諒竟撞車殺妻”表達錯誤,正確表達為“男子婚后嫖娼且故意撞車殺妻”。理由是應拒絕與施暴者共情,“站在犯罪者的角度敘事,是想喚起誰的同情?”

      例句:“南京一女大學生遇害案動機是感情糾紛”表達錯誤,正確表達為“男子伙同他人蓄意謀害交往對象后埋尸”。理由是應拒絕為施暴者開脫,“禍害根本不存在動機,情感糾紛不是殺人理由”。

      這樣的例句,甚至使一些資深的女編輯也產生了困惑,因為她們也經常使用所謂的“錯誤表達”。其實,從傳播的角度來說,所謂的“正確表達”顯然沒有所謂的“錯誤表達”傳播的信息多。就上述兩個例句而言,在案件類報道中受眾最關心的就是動機問題。在標題等措辭中展現這些動機,只是為了讓受眾獲知更多的信息點,而不是表達贊同兇手動機。

      筆者認為,正如司法需要堅守自己的核心原則,新聞也需要堅守自己的核心原則和操作規范:服務于事實本身,而不是思潮理念;服從傳播原則,而不是女權原則。

      當然,婦女兒童或者其他少數群體,作為社會中天然屬性或者歷史形成的弱勢群體,在不牽扯到基本原則或者是非判斷時,社會或媒體應給予更多的尊重、關切和幫扶,這是文明的體現。比如,東京奧運會時女權人士呼吁媒體不要使用“變性男選手”,而應稱為跨性別選手,這一點筆者也認同。

      (作者為澎湃新聞編委)

    來源:青年記者2021年10月上

    編輯:范君

    激情五月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