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年12月19日 星期日
    首頁>清音遠播 > 正文

    我國國際輿情研究的框架批判

    2021-12-01 09:46:12

    來源:青年記者2021年11月下   作者:王瑤琦

    摘要:——范式與方法的盲點

      摘  要:本文梳理出當前國際輿情研究中的事件分析、歷史分析和對比分析三種主要框架,將其總結為國際輿情研究的監測范式、引導范式和策略范式,并在批判現有研究框架的基礎上,探討國際輿情研究未來發展的可能方向。

      關鍵詞:新冠肺炎疫情;涉華輿情;國際輿情研究

      圍繞新冠肺炎疫情的國際輿情的形成是多元要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受到諸多因素的推動與影響,這些因素常常包括卻不限于或隱或顯的國內與國際政治、經濟全球化帶來的新型國際關系、各國政治經濟發展水平及區域發展等。因此,對國際輿情的研究應將“國際輿情”議題在多元合力的場景里再次脈絡化。

      國際輿情研究現狀梳理

      國內既有國際輿情分析的相關研究,主要呈現出三種主要的研究脈絡,即事件分析、歷史分析與對比分析。

      (一)事件分析:圍繞重大新聞事件延伸探討國內外輿情狀況。此類國際輿情研究者多關注重大事件或突發性事件引發的國際輿情。這類圍繞新聞事件分析國際輿情的相關研究大多通過引用媒體報道、重要人物發言或社交平臺文本協助梳理伴隨事件出現的國際輿情動態。事件分析以共時視角,以“事件-輿情”的二元關系觀照輿情的發展,是典型的描述性研究。無論采取什么測量方法,此類研究常常不能回答的問題是:為何相似的新聞事件可能引起完全不同的國際輿情?

      (二)歷史分析:作為一種研究視角的國際輿情分析。在國際輿情研究中,另有一類是與歷史研究相結合的研究。研究者結合史料,從國際輿情的角度研究特定歷史事件。歷史分析增加了國際輿情分析的重要維度,也是當前研究中較為短缺的研究視角。尤其是長達近半個世紀的冷戰歷史,以及個別國家之間的國際關系都是國際輿情發展的重要變量。遺憾的是,在歷史分析的框架下,國際輿情分析作為歷史研究的“史料”存在,這一研究脈絡的研究主體為事件、關系,而非相關輿情。未來的輿情研究可以將史學視角納入輿情分析的框架下。

      (三)對比分析:相互學習與策略借鑒。部分國際輿情研究者認為,他國在國際輿情治理方面的經驗可以為我所用,故總結各國輿情治理機制,與我國輿情治理進行對比分析并提出策略建議。然而,研究者提出的向外借鑒的策略建議常常忽視一國一地的歷史發展脈絡,及其在全球化政治經濟版圖中的位置。作為一般策略,各國對外傳播各有豐富的實踐經驗,自然可以相互借鑒,然而在復雜國際輿情的挑戰下,一般策略往往無法提供層次豐富、多元靈活的應對方案。

      當下國際輿情研究面臨的挑戰

      各國了解國際輿情、掌握國際輿情對抗策略的軍事需求,形塑了早期的國際輿情研究。如今,隨著傳媒技術的發展,和平年代的國際輿情研究不再囿于軍事領域,而是延伸到了經濟、外交、公共衛生、宗教等各個方面,但其依然處于為軍事利益服務的國際輿情研究的框架,不可避免地受到歷史因素與政治因素的制約,存在著概念、范式和方法等方面的問題,需要正本清源。

      (一)國際輿情:一個模糊的概念與范疇。我國的國際輿情研究常常將媒體報道文本、社交平臺文本以及其他類型的文本作為“輿情”的表征開展研究。而西方發達國家,尤其是美國,則成為“國際”的內涵,“美國媒體如何談論涉華事務”“美國民眾如何談論我們”即為我國國際輿情研究的最主要研究對象。研究者將國際輿情的概念和范疇延伸至此所產生的偏離和誤差[1],一方面是出于學術研究可操作性的制約,另一方面更是學術研究受制于當前國際傳播格局的結果。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背景下,中美的輿論博弈將成為一種常態,抵抗西方源于冷戰思維的對社會主義陣營的消極想象和刻板成見成為我國學術界的當務之急。

      (二)固化的研究范式:監測、引導和策略范式辨析。我國的國際輿情研究將平息負面輿情、維護社會穩定、加強對外傳播的外宣工作作為國際輿情研究的研究旨歸?,F有的國際輿情研究的研究范式可以歸為三類——監測范式、引導范式和策略范式,甚少創新。

      監測范式類研究將輿情監測作為研究的重心所在。對于一些復雜的、涉及多國利益的議題,監測范式類研究能夠更快地使研究者厘清議題的關鍵之所在,理順國際輿情發展的趨勢與態勢,對輿情監測的準確度受研究樣本和研究方法的影響。引導范式類研究是我國國際輿情研究所特有的范式類別。加強外宣工作一直是我國新聞從業者和學者的工作重心,引導范式類研究在這種環境下得到了豐富的發展空間。“通過何種微觀的、具體的操作方式引導國際輿情”是這類研究想要解決的問題。策略范式類研究以宏觀地建言獻策為目標導向,進而進行研究主題的選定和研究方法的設計,極有可能導致預設前提、預設論述邏輯的問題,這從策略范式類研究通常強調的“議程設置”“加強對外傳播媒體平臺建設”等的宏觀結論可見一斑。

      (三)單一的研究方法:內容分析法。從方法論上來看,內容分析法是國際輿情研究運用的主要研究方法。國際主流媒體的新聞報道與國際自媒體平臺的文本是目前國際輿情實證研究的主要分析樣本??傮w來說,以內容分析作為研究方法的國際輿情研究能讓研究者對特定類別的、可抓取的國際輿情文本展開詳盡的分析和總結,得出的研究結果相對細致、客觀。然而內容分析法本身的局限也顯而易見:經過標準化的編碼過程,文本本身的豐富語義被“過濾”殆盡,而話語及其背后的權力關系本身正是國際輿情生態最重要的觀察指標。

      另外,內容分析法測量出來的輿情準確度也有待商榷。多數研究的分析對象是國際媒體的涉華報道、社交自媒體平臺的文本,只有少數研究觀照到了政府文件、智庫報告等其他文本。許多類型的媒體文本都從未在分析樣本中出現過,也甚少有專門研究某種特定類型媒體在特定議題上展現出的輿情態勢。除此之外,社交媒體平臺的文本也未見得就是社情民意的反映。這些都是影響研究結論的因素。因此,雖然內容分析法應用廣泛,但是作為單一的研究策略難窺國際輿情的全貌,內容分析路徑需要更加多元的解釋方法介入。

      展望未來的國際輿情研究

      學術研究不可避免地要受到結構的制約,但這并不代表目前的國際輿情研究沒有進步的空間,當前的國際輿情研究依然存在深化研究方法與路徑的空間。

      第一,將研究視野從靜態的文本測量分析類研究擴大到動態的“生產范式類研究”。李普曼認為,呈現在公共領域中的意見與民眾的意見是有差距的。這種差距正是當前的國際輿情研究忽視的部分。國際輿情研究應當從研究意見表達現狀前推至意見形成機制,也就是回答這些問題——國際輿情是如何被生產(呈現)出來的?這個動態的過程是如何發生的?在目前不得不以媒體文本和社交自媒體平臺文本作為國際輿情研究資料的階段,生產范式類研究可以從以下兩個方面填補研究空白:一是開展國際新聞生產研究[2],二是開展有關社交自媒體平臺文本產生的背景考察研究。

      第二,將國際輿情研究的范疇,從西方發達國家延伸到更廣泛的國際空間。未來的國際輿情研究將是全方位、覆蓋到各個地區的。僅觀照到西方發達國家,尤其是僅觀照到美國的國際輿情研究是遠遠不夠的,美國輿情絕非國際上唯一必須闡明的研究對象,這種研究思路反而會為國際輿情研究中的西方中心主義添磚加瓦。當代國際事務的處理依靠聯合國為主要框架,國際關系中的斗爭與爭奪仍然必須依靠少數服從多數的基本民主原則。因此,學術界應該關注到更廣泛的國家以及中國與這些國家的外交互動,重拾統一戰線的有力武器。而國際輿情研究正是外交互動的重要前提。

      第三,將研究方法從單一的文本內容分析擴展到嘗試性的民意訪談、問卷調查。活用大數據,為國際輿情研究提供新的路徑支持。近年來,有部分研究通過質化研究方法進行小范圍的民意調查[3]。此類研究雖然還不成熟,但從方法論的角度補足了研究空白。選取合適的涉華議題并采用科學嚴謹的社會調查方式對其進行研究,將研究者通過不同研究方法描繪出的國際輿情態勢互作對照,或許可以提升國際輿情研究的理論化程度。此外,也要反思西方民調機構一統國際意見表達天下的現狀,呼吁公共政策介入支持更多元的來自第三世界國家的研究方案,尤其是支持本國主導的民意調查。

      結  語

      在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國際涉華輿情復雜多變,我國的疫情治理成果被淹沒在眾說紛紜、以西方為主導的輿論場上。我國的國際輿情研究致力于監測相關國際輿情,總結輿情特點并提出策略,改善中國在疫情議題上的國際形象,卻常常受限于固化的研究范式、單一的研究方法和狹窄的研究視野,只得出“完善輿情體系”“信息及時公開”“掌握對外話語體系”之類的宏觀結論。被淹沒的中國聲音、被無視的中國故事、被陰謀化的中國形象既與世界歷史發展脈絡有關,也受地緣因素的影響,需要國際輿情研究者站在更宏觀、更多元的角度去審視現狀,從更本土化、更具體的角度進行研究。

      參考文獻:

      [1]陳友良.“公意”與“輿論”之間:五四時期李普曼《輿論》的知識傳播和話語實踐[J].新聞界,2020,(04):76-84.

      [2]張軍芳.對我國涉華國際輿情研究的解讀與反思——以1998~2011年間190篇相關論文為基礎的分析[J].新聞記者,2012(07):58-62.

      [3]鄭秉文,劉維廣.中國人心目中的拉丁美洲——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輿情調研結果分析[J].拉丁美洲研究,2008(05):31-40+80.

      (作者為中國傳媒大學電視學院碩士研究生)

    來源:青年記者2021年11月下

    編輯:范君

    激情五月婷婷